海东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穿书土系憨女

发布时间:2019-06-25 12:44:11 编辑:笔名

小十三的资质不要说是在天衍宗,就算是在苍渊界也属的那一类, 她自己又刻苦知上进。∏杂ξ志ξ虫∏师祖破军真君曾说过, 只要小十三不中途陨落,不出百年韩家定会再出一位丝毫不逊于寒逍郎君的俊才修士。韩穆琦对此是深以为然, 也非常期待,只是这柳云嫣为什么要打探小十三呢?虽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但依照柳云嫣的猜测估计那人离天灵根资质不远了, 就不知她师承于天衍宗的哪一位了?想一次问完, 可是在无意扫到韩穆箫嘴角的那抹笑后,她又硬生生地把一肚子的疑问憋了回去,拿出一根烤羊腿,垂首默默地吃着。前世她与韩穆箫明争暗斗了那么久, 对他多少有些了解,这人怕是已经怀疑她了, 她得小心了。韩穆箫见柳云嫣不再问了,才又拿出一颗灵果开始咬,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姓柳的认识他们?六姐也就算了, 毕竟样貌摆在那,可他呢?他确定从未与这柳云嫣接触过,可她好似很了解他的脾性, 有趣,有趣极了。日落崖之所以会被称为日落崖, 只因在这秘境之中日出旭日林, 沉于日落崖。陡峭的山壁上爬满了圆叶绿植, 偶见一两朵红花,虫鸟围绕着山壁上的绿植红花翩翩飞舞,尤为自在,也显得日落崖极为安宁。离崖下不到百丈之地,被掩藏得很好的山坳里,此时灵气密集,白蒙蒙的几乎凝雾成雨。散落在四处灵气枯竭了的灵石不停地吸收着灵气,色泽一点一点地在慢慢恢复。韩穆薇腿边的小灰猫也在有条不紊地吐纳着,小小的肚皮一鼓一吸,节奏分明,小猫儿的毛色也随着吐纳变得越来越暗,越来越油润。但此时韩穆薇却十分不好过,五官越来越扭曲,浑身更是汗淋淋的。丹田早就被精纯的灵力给填得满满的,可外界的灵气还在不断地往经脉里面涌,她停都停不下来。这种情况韩穆薇也能猜到,估计是外界灵气密度太浓导致的,她被逼得不得不继续运转《纯元诀》,就连《金刚玉骨诀》都自行运转了起来。灵力不断地往丹田里填充,胀得韩穆薇几乎想叫娘。实在没法了,她引导着经脉中的灵气开始洗筋伐髓、锤炼筋骨,一遍又一遍的,痛得她眼泪直流,可就算这样还是有不少灵力挤进了丹田。韩穆薇见状干脆心一横,反正已经疼得生不如死了,还不如放手一搏,直接筑基,虽然比原计划提前了点,但她现在好像已经无路可走了。自行运起《纯元诀》,吸收灵力的速度更快了,玉色的灵力伴着昏黄色的灵力迅速地往丹田里挤,胀痛得韩穆薇龇牙咧嘴的,那种感觉就好像在生孩子一样,拼了命地挤压,但孩子头太大,就是出不来。只是人家生孩子可以选择剖腹产,可她不行,只能“顺产”。丹田被胀得生疼,每当韩穆薇以为它下一秒就要爆掉的时候,没想到一波灵力进去,它还在,还好好的,韩穆薇只能憋着口气继续往里填充灵力。就在她感觉她要死于筑基的时候,“啪嗒”一声,犹如天籁一般,立马唤醒了韩穆薇的斗志,“啪嗒”又是一声,丹田里的灵力终于开始化气成液了。外界的灵力几乎被一扫而空,小天菩立马挑了几块色泽温润的灵石在韩穆薇身边布上聚灵阵,立时间日落崖处的灵气迅速地往山坳中聚集,山坳里的灵气转眼间又恢复成雾状。韩穆薇飞快地吸收着灵气,头顶上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灵力漩涡,其面部表情也渐渐地趋于平静。飞尘四起,不到一个时辰,在离她一尺有余的地方慢慢地生成一个灰黑色的泥壳,迅速成型,逐渐增厚。半月过去了,韩穆薇的丹田里如雨一般地下着,丹田底部已形成一弯昏黄色夹杂着玉色的湖,龙战戟则静静地竖立在湖中央。当一滴灵液汇入灵湖,韩穆薇立时开始运转《纯元诀》筑基期的功法,灵气进入经脉,流动的速度较之练气期快上十倍有余,经脉也变宽了很多,丹田更是宽广了不老少。原本一个大周天下来要足足一个时辰,可现在不到半个时辰就走完了。“呼……,”韩穆薇收功,慢慢睁开一双含笑的杏目,入眼是一片漆黑,她伸手摸了摸包裹着她的泥壳,好似比上次进入练气十一层形成的那个要细腻一点,看来这泥壳也在随着她的修为增长而变化。“喵……,”腿边的小九儿也停止了吐纳,仰首不甘寂寞地叫了一声,好似想要提醒主人它也在泥壳里。韩穆薇笑着将它抱起,放在膝上,后凝神一掌直击泥壳,哪想这掌她用了八成力道,才震裂了那层灰黑色的泥壳?又来了一掌,韩穆薇才掰开泥壳,从里面爬了出来,终于见着些微光明了。在她出来的瞬间,包裹着这处山坳的碧绿色菩藤就收拢了起来。小天菩幻化成人,笑弯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眸,显然心情很美:“薇薇儿,你筑基了。”没了小天菩的遮掩,金黄的阳光直入山坳,韩穆薇被刺得微眯着眼睛,看向山坳外:“嗯,筑基才是修仙入门。”一只鹰鸟飞掠而下,原在啃食嫩草的白灵兔发现危险,还未来得及逃回窟中,就被鹰鸟的利爪刺穿了喉咙,血瞬间染红了洁白的兔毛。韩穆薇很平静地看着,弱肉强食是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修仙界亦是如此:“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进入筑基期后,她明显感觉不一样了,不但神识可探看的地方更远更清晰,就连心也清明了许多,当然体内灵力自是不用说了。路就在脚下,前路怎么走就要看她自己了。“对,”这次秘境之行,她们不但收获满满,就是韩穆薇也成长了很多,小天菩看着筑基之后喜怒不形与色的薇薇儿,是哪哪都满意:“我和小九儿会陪着你一起走。”韩穆薇点首,有她们陪着,她这一路也有壮胆的了,垂首看向被她抱在怀里的小九儿:“额?”原本的小灰猫不但变成了小黑猫,貌似还长大了一丁点,她用手掂了掂:“菩菩,你看小九儿是不是长大了?”“你这次筑基于它来说是莫大的机缘,不但补足了它在母体内缺失的那份灵力,还跟着你在泥壳里洗筋伐髓了一次。”《纯元诀》不愧是天阶功法,薇薇儿虽是单灵根但筑基所需的灵力之多让它都有点惊讶,可惜她的土灵根还缺一点,要是天土灵根,想必修炼这《纯元诀》会更佳。小天菩摸了摸被放到地上的小九儿,后笑着看向韩穆薇:“它没有长大,就是毛长长了一点。”像九幽翎猫这样的远古大妖虽比它们神植长得快一点,但生长速度也是极为缓慢的,除非遇上什么了不得的机缘。“我也看出来了,”小天菩的小手在小九儿身上一压,韩穆薇就发现小九儿的毛不但变黑长长了,还浓密了很多,拿出一块上品灵石放到它嘴边:“你要争气点,好好长本事,我还指望着你去捉老鼠呢。”她现在身上宝贝不少,柳云嫣的寻宝鼠可不会管宝物是不是有主的。“喵……,”小九儿粉粉嫩的小舌头一卷,韩穆薇手中的上品灵石就进嘴了,后屁股一调便冲向了山坳处的角落,两前爪就开始扒拉。韩穆薇原还以为小九儿要解决内急,要不是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泥沙里刨出一颗蒙尘的眼熟的石块,她都忘了这事:“住嘴……,”可惜已经晚了,愣神的工夫,小九儿已经三块下肚了。“快……快,”韩穆薇也不再傻愣着了,急忙招呼着小天菩:“菩菩,快帮我收灵石。”她原是想让菩菩把小九儿绑起来的,可想到小九儿的爪子又算了。好在小九儿心里还有点低,连吃了五块灵石就不再吃了,倒是帮着韩穆薇开始收灵石了,不过韩穆薇很快又发现它每收十块灵石,就会藏起来一块,这个小猫精!等灵石都入了储物戒,她才有空抱起小九儿开始寻摸,可摸了好一会也没摸出一粒沙砾:“菩菩,小九儿是不是开辟了腹内空间?”不是一向只有仙兽、神兽才会自带腹内空间吗?“九幽翎猫是远古大妖,自然会有腹内空间,”远古时期仙人满地走,小九儿可不比那些仙兽、神兽差,就它那爪子对上五爪金龙,它都能上去挠两把。小天菩将小九儿从韩穆薇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你现在总共有已经饱和的灵石六百一十二快,不饱和的也有五百一十块,小九儿难得的放开肚皮吃一顿,你就原谅它吧。”“哼,”韩穆薇撅着嘴巴,轻轻拧了拧小九儿的猫耳朵,只能怪她进阶动静太大,引来的沙石盖住了那些灵石,不然才不会让小九儿有可趁之机:“败家猫,年纪小小竟然知道偷藏灵石,看把你能的。”这猫是自己认的,再败家她也得养着。“还不是你让它好好长本事的,”小天菩估计小九儿就是听了这话才那么激动的,好在近薇薇儿发了一笔财,口袋不瘪。韩穆薇用神识又将这处山坳仔仔细细扫了一边,确定没有漏网之鱼了,才有坐回泥壳中:“我先稍稍稳固下修为,两日后咱们就离开这里,去旭日林。”日落崖没有什么好东西,地图的中心在旭日林。“好,”小天菩没有异议:“离秘境关闭剩下不到一个半月的时日,我们还有时间,可以过去走一趟。”至于会不会空手而归,已经不在她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对极,”韩穆薇盘坐好,突然想到一件事:“菩菩,你知道沐尧是什么时候筑基的吗?”看情况,她得把追赶目标再调高点,男主殷臻已经被她撂后面去了。“对外是十六岁,”小天菩一听这问题,就知道刚刚都只是错觉,薇薇儿还是个幼稚鬼:“实际他十六岁筑基期的修为已经极为稳固了,你应该知道稳固修为要花费的时日……”“好了,不用说了,”韩穆薇小手一挥,底气是足足的:“我以后的目标就是他了。”这也算是合了她爹的愿了,原还想说她十五岁筑基的,好得瑟一会,结果小天菩提还有一个半月秘境关闭,她才发现她十六岁的生辰已经过了。小天菩抱着小九儿,眨巴了下眼睛,鼓励道:“那你继续努力。”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沐尧又躺回生机玉雪棺中了呢。这边岁月静好,那边韩穆琦几人情况就不妙了,他们三人被柳云嫣带着误入了红枫林,可一入红枫林之后,柳云嫣就不见了。好在韩穆箫懂阵法,在红枫林没头苍蝇似的转了几天,发现日落之时总是会回到日出落脚点,他就知这红枫林是一处天然法阵。研究了半个月,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韩穆箫才带着韩穆琦、韩穆童全须全尾地走出了红枫林,只是他们刚走出红枫林,就突闻“救命”,这熟悉的声音令三人均是神色一凛。“走,”韩穆箫领着她们朝着呼救的反方向飞速退离,可即便这样,一日后他们还是被一群妖魔鬼怪堵在了山崖边,按照沐尧给的那份秘境地图,这应该就是日落崖。瞥了一眼畏畏缩缩地躲在韩穆琦身后的柳云嫣,韩穆箫此时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只能看向离他们不到五丈远的那二十来个人:“不知各位追赶我姐弟三人意欲何为?”领头的那位苍白脸青年冷哼一声,出言道:“你们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我等自是要追究。”“你胡说,我没有拿你们的东西,”柳云嫣也是自认倒霉,聚魂灯被人捷足先登也就算了,毕竟她志在丹药传承,还能顺便将韩家那三个送去喂食噬灵蚁。可得了传承,她还没要到得意就遇上了药园里的那群人,也不知道他们用的什么手段,这么些日子过去了,竟还能嗅到她身上千林草的味道。尖细的声音一出,韩穆箫就知来人是谁了,看了一眼只敢站在他六姐身后狡辩的柳云嫣,眼中冷锋丝毫不做掩饰:“海道友,还请听我一言,”见对方没有阻止便接着往下说了:“拿你东西的应该是这位无极宗的小道友,并非是我姐弟三人。”“箫哥哥……,”柳云嫣闻言想说什么,可在触到韩穆箫那冷厉的眼神,不自觉地想到了前世她与殷臻大婚时,他看她的那个眼神,嘴就颤着闭上了。“你们不是一伙的?”海岩之所以没有急着动手,就是因为韩穆箫三人身上的宗门服,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天衍宗的人,天衍宗护短是修仙界出了名的,他万鬼门可不想步上尸魔门的后路。“不但不是一伙的,”韩穆箫摇首:“我们和这位无极宗的小道友之间还有些事情没说清楚。半个月前她刚把我们姐弟三人引入了红枫林后就没了人影。原先我们还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可后来才发现那处红枫林极为凶险。”说到这他就转身面向已经被韩穆琦推离的柳云嫣:“柳道友,我们姐弟三人与你无冤无仇,一路上对你更是关照有加,你何以要置我们于死地?”“我没有,”独占一头的柳云嫣,含泪连连摇首,想要靠近他们:“我没有……”“你不觉得你这话很苍白吗?”韩穆琦一双美眸盯着柳云嫣的脸:“你说你没有,那为什么我们刚入红枫林才走了不到百步,你就悄无声息地不见了?”说到这不禁轻嗤,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小小少女,心越发地冷:“你瞧着还挺好,就是我姐弟三人差点埋骨于红枫林。”手里握着一把银剑的韩穆童,看向领头那位苍白脸:“既然此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姐弟三人就不多作打扰了。”虽只有三言两语,不过海岩已经大概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了,可现在知道这姓柳的丫头是无极宗的,他又有些怵了,毕竟相比于天衍宗,无极宗更叫他头疼。韩穆箫见那群人沉默无言,便领着韩穆琦和韩穆童慢慢地往边上退。“琦姐姐,”柳云嫣一见他们要走,便气恨急了:“我们明明一起从药园出来的,你们怎么可以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独推我一个人出来?”敢丢下她,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她心知没有厉害的师承和靠山,这群鬼魅不会惧她,当众她又不能躲进灵植空间内,但却可以趁乱跳崖消失。“你胡说什么?”韩穆童怒了,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允许,她都想剥了她的皮:“谁跟你一起的,在丘……”“这里怎么这么热闹?”“什么人?”苍白脸面露狠辣,忽地扭头看向身后来人,后背不禁生寒。一身着银灰色法衣,脚踩黑色流云靴的卷发少女,抱着一只小黑猫款步走了过来,身上筑基期的威压毫不收敛,压得苍白脸一群人不得不低头让路。“胖胖”,“小十三”“嗳,”来人正是韩穆薇,她笑着来到韩穆琦身边,后转身看向已经面无血色,瞳孔放大的柳云嫣,拧眉说到:“我的猫儿闻到了老鼠的味道。”

阜新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梅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新余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上一篇:校花的保镖2

下一篇:娇妻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