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妈妈向您说说那些事儿

2018-11-06 09:35:22

妈妈 向您说说那些事儿

作者:岚峰

在这个温暖的季节,我享受着和煦的阳光和清爽的春风。同样给予我温暖的妈妈,我怎能忘怀?树高不能忘本,妈妈 您是我一辈子的阳光,一辈子的灯塔、一辈子的恩情

可亲可敬的妈妈:

您好!

心中有说不尽的事儿,想对你说。虽然你清楚我清楚,但是我还得想以书信的形式跟你说说那些事儿。

我中专毕业后的第三年九月,我拥有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工资卡。当我从信用社领到一个月并不多的工资时,我浑身的肌肉膨胀了许多,在那时我感觉我是快乐幸福的人了。没有什么能与其相提并论。在激动的同时,我的眼眶充盈着无法形容的薄雾。我思索着,我不能自私,这工资卡不仅是我工作的报酬,也是给你巨大投资的及时回报。

你还记得吗?2004年毕业后,我跟所有的毕业生一样,待在家里待业。从上一届开始,中专毕业生就被停止了分配。如果需要配制新教师,相关部门会组织招聘考试公开选拔。我们不知佳期。原本充满信心的我和你以为通过上中专这个捷径很快能得到一份工作,可谁知事与愿违,那时的我变得无精打采。曾多次埋怨过自己,早知如此还不如不上。同样满怀希望的你也看在眼里,闷在心头。

我整天待在家里除了干些家务,余下的时间就一个人呆视。屋漏偏遇阴雨天,周围的人也不断地泼冷水:现在多少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出去打工,更何况一个中专生?可想而知这是怎样沉重的打击呀!时间在艰涩地流走,我渐渐地蔫了。一天我猛然醒悟了,我想不能这样萎靡不振。于是我有了出去打工的念头,这个念头深深的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但是我知道,妈妈你是不会赞成的。你曾经说: 不管怎样,你都要上完中专,吃一碗财政饭(找一份正当的工作),那怕我少吃薄穿。那怕我砸锅卖铁日晒雨淋,我愿意。 现在回想起来,的确如此,那几年的你变老了许多,双手粗糙,长满了茧皮,东奔西走,早出晚归,任凭日晒雨淋,皮肤黝黑了。多少次看到你的脚掌白无血色,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大小不一的水疱。可你从没有说过什么。每当我看到这一幕幕时,我不由地作深呼吸。挂在嘴边的那个念头又被埋了下去。

天空似乎暗淡了许多,那段时间的我总是终日忧郁,夜不能寐。你也多了焦愁。在你较为高兴的一天,我忍不住对你说了我的想法。可你像是六月的天气,一下子布满了乌云,默默无语。我有些害怕。过了半晌,你转过头来凝视着我说道: 在家里等机会考试,出去就那样好吗?在家里随时看看书,总要招的,你的知识也没有荒废! 顿了顿,叹了口气又说, 你看你身体单薄,出去能受得住吗? 受得住 我抢着说。 算了吧,我能不知道你呀?听说支河小学还差一位老师,你去当代理。 你说道。我立即摇头示意,那工资太低了吧。妈妈你明白我的意思,阻止道: 只要能去,不能嫌工资少,你需要锻炼,再说能复习好你的专业知识。 我无语。我们开始对视,也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你还是忍不住发话了: 随你吧,你人也大了,可以不听我的安排了。你想想那几年上学,我的布鞋都烂的快一些。抓紧时间给别人干一天活,也才十多快钱,不低吗?可我还得天天干 清楚地记得你的声音有些颤抖。我立即也软了下来,压低声音只好说: 我明白了,我去代理 你马上转变了语气,说要给我联系。

九月份,联系成功。我也就回到了我曾经小学毕业的那所学校当一名名副其实的代理老师,尽管工资实在是低了一点,但我觉得充实了许多。可是招教的消息杳无音讯,代理将近两年的我又生出了出去打工的念头。但我没能说出口。虽然你安心了一些,我却依旧焦虑。

你还记得吗?2006年四月,一个令我们振奋的消息来了,我们可以参加招聘考试了。我紧张又担心,你高兴地嘱咐我: 有希望了,我该做的我都做了,就看你的答卷了。 我再一次明白了你的意思。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时间,我很是用功,挑灯夜战抓紧一分一秒,在工作期间我消化了四门所考科目。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考上了!你露出了久违的灿烂的笑容说道: 你争气了! 是的,我争气了,用妈妈你的话说 考上 就是意味着我能吃财政饭了,能不高兴吗?

2006年九月,我成为了一名正式的老师,拥有了一张工资卡。每月都能领到八百多元的工资。很是高兴。现在回想起来,还得万分感谢你当时的良苦用心,这张工资卡属于我,更是属于你。常常思索着,也在内心里蕴藏着两个字 感激 !这一辈子甚至到永远!

此致

敬礼【我要纠错】 :无双女侠

关键词排名优化
野花组合
注册香港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