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我女儿是鬼差第184章鬼民热线

发布时间:2020-01-22 18:52:41 编辑:笔名

我女儿是鬼差 第184章 鬼民

小黑现在非常确定,刚才被自己吃掉的就是同类,如假包换。

那醇美香甜的口感,回味无穷的血腥味,说是世上美味都不为过。

别问为什么吃同类这种问题。

不吃,怎么分辨是不是同类?

还有……如果同类的存在不是为了吃,它将毫无意义。

坦白说,小黑自己都忘记有多久没有吃同类了,但这不重要。

从这一刻起,它感觉喵生又燃起了小火苗,动力满满。

站在原地回味了片刻之后,黑猫舔了舔爪子,一下跳上水槽边缘卧倒,然后微微眯起猫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镜子,以期待再来一份……

……

就在小黑意犹未尽对着镜子发呆的时候,徐乐与白无常终于完成了交接。

其实交接过程并不复杂,主要是有个难题需要攻克。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镜子之后发生变异的关系,那镜中怪物与灵体竟然格格不入,和鬼差一接触,便双双受伤,完全无法友好相处,让一众鬼差都感觉万分棘手。徐乐不得不提供了一些技术上的帮助,才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分别前,徐乐与白无常进行了一番深度交流,对镜魔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在徐乐的记忆中,那镜魔大概属于上古大邪之一,不过具体哪个层面,不得而知,毕竟没有接触过,而且记载实在太少。

而现在他终于可以确定,镜魔的品级,大概与旱魃之流相差无几,同属于上古时期的魔头一般货色。

白无常告诉徐乐,镜魔在历史中出现过两次,一次是东日大帝刚开辟阴间的百年间,那家伙四处作妖,害了不少人神鬼,终被东日大帝重伤,远遁而去,许久没有现身。知情人还以为这家伙估计扛不住重伤挂掉了,却不料,许久之后又冒头了。

确切时间大约是至今三万年前的样子,正是魔主对天上地下同时动手的时候,镜魔又冒头了,到处放火,引得天怒人怨。终魔主被几位大帝联手制住,那家伙不知道是被吓坏了还是怎么的,几万年没有现身,直至今日。

“……镜魔无比凶残可怕,世间不知多少人鬼要丧命了。”白无常悲天悯人地总结道,猩红的长舌头卷成了秀气的蝴蝶结,看起来特别庄重。

事态紧急,白无常说完这些就带着鬼差们飞快回去了,他要亲自与阎君做汇报。原本以为就是个处理个小鬼而已,没想到碰到了镜魔,容不得他不紧张。

其实要换做以前,他完全可以时间就与阎君取得联系,做汇报。但自从阎君同时掌管了血海之后,工作量大了起来,以前的私人成了,想要联系,得经过层层筛选才行。

比如,首先拨通之后,语音会告诉你“请根据业务需求,选择对应选项,以便我们更快为您提供帮助:轮回投胎业务请按一,阳寿咨询与充值请按二,阴差考核请按三……”

然后你会发现,不论按了几,后续都会跟出好几个菜单。比如按了一,它又会提示你“排号请按一,对投胎目标有意见请按二……”等等等等。

再按下去,还有更多细化的选项,就像迷宫一样。

总之一句话,这就不是给人打的。因为一般人打到死,也别想接进人工客服。

但偏偏,这号码还被阎君命名为:鬼民。

徐乐算是为数不多在这个年代还能单线联系阎君的家伙了,但白无常不敢麻烦徐乐,徐乐又不可能主动提出,双方只好分道扬镳。

回到家之后,徐乐刚推开门,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徐贝贝早就睡了。

不正常的南小希。

通过神识,徐乐“看”到这小妞躺在床上,昏暗的台灯还亮着,边上点了两根蜡烛,以及一瓶红酒,气氛说不出的古怪。

听到开门声,床上的南小希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嘴,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居然红了一下,看的徐乐无比无语,这女人想干嘛?

想了想,徐乐决定先洗个澡。

结果刚走进洗手间,他就看到杵着一座雕像,哦不对,是一只黑猫。

黑猫就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毛发上都沾染水汽了,甚至看到徐乐进来了,这家伙还是没有一点反应都没有,看的徐乐无比纳闷。记忆中这黑猫可没有卧在水槽里的先例,今天这是抽的哪门子风?

想了片刻,徐乐才恍然大悟,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卧槽?

把不情不愿的黑猫丢出洗手间,徐乐匆匆洗过澡之后,才披着睡衣回到了卧室。

一开门,徐乐便闻到了空气中那独特的醉人气息,以及感受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不由皱了皱眉。

还不及说什么,就见南小希在被窝里抖了一下,然后,半晌都不见动一下,好像睡着了一般,看的徐乐抽了抽嘴角。

如果进门时没用神识看到那一幕,他差点就信了……

徐乐走到床边,俯身端详。

南小希好像真是睡着了,身体牢牢裹着被子,只留出一截粉嫩的香肩在被子外,一动不动。

昏暗的灯光让她那张本就迷人的脸蛋又平添了几分颜色,红润中带着些许憔悴,格外惹人爱怜。

徐乐留意到,南小希那两排长而微卷的睫毛,正在飞快抖动着。此外,随着两人之间距离的缩短,他明显能感受到,南小希的呼吸,好像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徐乐皱眉,他意识到了什么。这种情况下,他就算不用神识,大概也可以判断出女人的状态,是否真的睡着。

不过想了片刻之后,他还是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这是他的床,没理由自己要逃避,更何况,没什么可以逃的。

被子里夹杂着一股属于南小希特有的清香,很好闻。

徐乐盖好被子,准备伸手去关台灯。

而就在这时,身旁的南小希忽然咳嗽了一声。

徐乐扭头看着她,南小希也睁开了眼,醉眼半眯地回望着徐乐,眼神极其复杂。

徐乐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惊讶地发现,被窝中,一只调皮的小手,竟是拨开他那身本就宽松的睡衣,自小腹下方,一路摸了上来,像是一条滑腻的小蛇。

柔若无骨,但触感!

徐乐虎躯一震,终于,还是要来了么?!

“徐乐……我们……多久没在一起啦?”南小希嘴巴啃着徐乐耳朵,热乎乎的气息一浪接着一浪,拍打在徐乐耳根,让他几乎无法保持清醒。

再加上被窝里那只不老实的小手,徐乐感觉自己正处于摩天大厦顶楼,随时会失足跌落……

深吸了一口气,徐乐才扭头瞥了她一眼:“其实我本来想说,上来,自己动的。”

南小希惊讶地捂住了嘴,反应过来后吃吃笑了起来,眼神说不出的迷乱。眼眸中闪过一丝得意。

但让南小希错愕的是,徐乐并没有进一步动作,反而拨开她的手,掀开被子下了床。

在南小希惊讶的目光中,徐乐裹紧睡衣,穿好拖鞋,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浅尝了一口,才缓缓道:“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清楚一件事……”

“你是什么时候把她替换掉的?”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来院路线
常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
云南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福州如何治疗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