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都市错爱九

2018-11-06 09:48:26

都市错爱(九)

九、我再也没见过校花

我很是奇怪余莉怎么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她依旧是那么的迷人。

“我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工资不是很高,但很充实,同事间很和睦,老板人也很好,我很满意我的现在。” 余莉走到我面前,兴高采烈地说。

我漠然地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我以前是太蠢了,不该自暴自弃,不该思想极端,其实生活中好男人还是很多的,你就是一个。”她仍兴致极高地说。

我不好意思地脸都红了,微笑着听她诉说。

“我以前做了太多的错事,真是千不该万不该,我今后一定做个好女人,做个真正的女人。”她信誓旦旦地说。

我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真的行吗,你会原谅我吗,你能接纳我吗?”她有点不敢相信地问。

“你等一下,我先上个厕所。”我突然这样回答,因为我憋得实在受不了。

我从沙发上急忙站起来,便边往厕所跑,边兴奋地大叫:“余莉她不做那个了,她找了个正规工作了。”

当我还没进厕所,就感到有些不对劲,那里来的她,那里来的那些话,又是南柯一梦。

大刀吓得坐了起来,见我没事,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又睡去。

上完厕所的我看着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大刀,心一下子落到了深渊。

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仍幻想着改变过来的余莉会回来,可日复一日,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再后来,我去原来的那家夜总会去找过她,那里的人都说,她已不在那里干了,也没有人能说出她的去向。我也曾问过大刀她的下落,他也不知,但答应会帮我留意。

他的话果真算数,不久的一天就打过来。

“我看到余莉了。”他气喘吁吁地说。

“真的吗,在那里?”我心莫名紧张起来。

“当然是在夜总会,当时正和一个年龄比我们两个加起来都大的老头亲热。”

“你看清没有?”我还是有点不相信。

“千真万确。”大刀坚定地说。

我手中的滑落了下来,话筒在空中剧烈地摇来晃去,任凭大刀在里面叫:“喂、喂、喂,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此时,我的思维就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日子一天天重复着,我麻木地数着日历上飞快变化的数字,可生活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平淡地好像只有黑白两种颜色。

余莉已离开我很久了,她一直都没有回来过,而我也不想再去找她。

十、没有的结局

我过起平静而正常的生活,大刀戏剧性地成了我的合伙人,我们开始了我们的实业。大刀没再到处去乱招惹女人,他把对付她们的经验全部用在客户上,把公司的业绩搞的蒸蒸日上。而我也很快找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并很快地结了婚。小日子应该还算很美满,特别是儿子的出生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快乐和满足,每天我都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

时而我还会想到余莉,她还是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让我难以从脑海里抹去,但时而我还会特别庆幸她的突然离开,否则我那有现在的幸福。当然还有大刀的改邪归正,不只是因为他对公司的贡献有很大,主要还是因为少女们稀里糊涂变成少妇的几率会有大副降低。

一天,开完早会后,大刀来到我的办公室,嘻嘻哈哈地跑过来说:“我看我们不富都不可能了。”

“现在的老板有很多女人,这给你带来了极好发挥余地呀。”我开玩笑地说。

“但还要谢谢你给我机会啊。”大刀的脸皮还是很厚。

“说实在地,我还要感谢校花。”

“感谢她!感谢她什么?”

“感谢她的消失,并且是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现在才发现你是那么的绝情,那么狠心。”大刀漏出不屑,开始教训起我。

“我狠心,我绝情,那你怎么不说她放荡,不说她不上进。”我一时无法接受大刀竟然对我如此的评价,不服气地反驳。

“其实余莉她……”大刀欲言又止,表情怪怪的。

“怎么了,她不是那种人吗?”我瞪着他,不解地问。

“唉!”大刀莫名地叹了口气,停顿了一下,接着不紧不慢地说,“也没什么了,你还是忘记她吧,忘记她对大家可能都好。”

办公室的门“砰”一下关了,大刀没再说什么就出去了。

顿时空荡下来的空间让我的心一下子茫然起来。我深深地体会着刚才的对话,觉得大刀似乎在对我隐藏着什么,但一时又想不明白。

事后我也没再问大刀,因为我不想因为此事改变我幸福生活的轨迹,我的确对现有的状态很满足。

然而事于愿违,不久后的一天,大刀遗留在我办公室的终于打破我平静的内心。

我怀着好奇的偷窥心态拿起这个多功能的现代化产物,先在他的簿浏览,什么阿花、阿玲、阿萍、阿莲,什么老婆一、老婆二、老婆三等等,我知道这都是公司的主要客户,他这样划分评定称呼多少都有些不雅,但只要大刀的女朋友理解,我也只好一笑了之。接着浏览短信息,除了一些粗俗但能上大雅之堂的文字,也没什么。当进入到他的图像管理中却发现了一张奇怪的照片,一个有寺庙背景、身着僧服的清秀女子图像让我呆呆看了很久。

还没等我明白过来,大刀匆匆跑进了来,一把夺过了。当他看到那个图像时,急忙不安地关了机,一边还慌忙地解释:“从上下载的图像,这小妞还不错吧。”

“你把我当傻瓜,你现在的品位越来越高了,打起尼姑的主意了。”我一边骂着他,一边努力地回想着有点熟悉的面孔。

“你真的看出来是谁了?”大刀试探着问了一句。

“怎么是她?难道是她!不可能吧!”大刀这句话点醒了我,我异常震惊地站起来大叫着,并一把夺过,再次找到了图像。

带有点点幽怨的清秀脸孔让我决定了此人正是校花余莉。

不解、愤怒、惋惜……,反正说不清的很多感觉一下冲进我的胸口,让我差一点窒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两年我枉把你当成朋友。”我怒吼着,一把把大刀的扔向远方。碰到了坚硬的墙壁,发出响亮的声音在紧张的空间里回荡。

“这的确是她,就是离开你后,她出了家。”半晌,大刀发出怯怯懦懦的声音。

“当今社会,那会有人想不开去出家,真是费解。”我不信。

“这就是你还没有真正了解她,你们走不到一起也是必然。”

“什么,我不了解她?她为何还跟别人鬼混?”

“这是她让我骗你的。”

“为什么?”

“这还不简单,让你彻底地忘记她,不然,那有现在的你。”

我摇着头瘫坐在椅子上,依然不敢相信大刀的话。

“我要去找她。”我突然说。

“你有没搞错,你不要再去扰乱她平静的佛心。另外,当年我也答应了她要保守秘密。”

“她这又何必。”我惋惜道。

“正是因为她做出这么惊人的举动,让我的内心深处感触颇深,从而下了痛改前非的决定。”

“这是她对自己以前不洁行为的惩罚吗?”

“也许是吧。当时我劝了她很久,她执意还是要那样做。”

“还记得那次她离开后我们喝酒时说的话吗?”

“你说,你如果是她的话,看破了红尘,你宁愿去当尼姑。”

“应验了,怎么就应验了。”我苦笑着。

“看开些吧,你有个美满的家庭和美好的事业,不要让她打破这一切,这也不是她想要的。”大刀安慰着我。

“大刀,结识你可能是个错,可现在离开你,我应该还是错。”

“对于余莉,你结识她是个错,当年你放弃她可能也是错,可现在你去找她,一定更是错。”

“这到底是怎么了?生活中怎么出现了这么多错。”

大刀没再说什么了,静静地走到墙壁旁拾起摔坏的。

“还能用吗,我那天陪你一部。”

“真的坏了,我仅存的校花照片也没了。”

“坏就坏了吧,让我们大家都安静一下吧,也好让错都不要再发生了。”我强忍着自己心酸而无奈的心,淡淡地对大刀说。[1][2][3][4][5][6][7][8][9]

蒸汽洗车机价格
糖果包装机
逆变电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