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王道诠释者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17:00:11 编辑:笔名

  武圣武陵修出生于武术世家,其父武极是钉拳的领军人物,其母王氏是鹤宗拳的领军人物,这样的两个人结合,剩下的武陵修那自然从小好动好战。  当时武陵修却偏偏不爱学钉拳,也不爱学鹤宗拳,他更喜欢脚上的功夫,那种一脚定江山的感觉让他十分的向往。  于是少年出家门,四处云游,翻山越岭,乘舟过海,学习的多少非常之多。有的人资质不够,多学则杂,杂则乱,乱则灭亡。而武陵修不同,他见什么学什么,虽然钟情于脚上功夫,但是手上的功夫也没有荒废。  技多不压身,这句话不假。武陵修十六那年,就已经集百家之所长,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气了。但离他一脚定江山的目标还相去甚远。  他需要通过战斗去历练自己,举鼎的霸王不如百战的兵,这话不假,几千几百年来,都为人们所奉行,尤其是习武之人,简直把这句话奉为圣言。  武陵修十八岁,来到天南山的脚下,抬头而望,只见这个山直插云霄,高耸入云,好不威风。天南山上住着一个道人,拳脚功夫十分的了得,原来也是称霸一方的能人,后来看破了红尘,到天南山上归隐。  武者总是怀着一个血红的心,只要来者来切磋武艺他都十分的热心,点到为止,但尽管如此,依然没有人可以击败他。于是这座山也在世间出了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话果然不假。  武陵修绑上头带,身着背心短裤怀着一颗炽热的心就上了天南山。  天南山高峰入云,越高越冷,终在山顶之上才能看得到一件小道观。说是小道观也是客气了,就是一件破草屋,不过好在草屋并没有摇摇欲坠。  武陵修皱紧了眉头,堂堂一代宗师,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  草屋门前积雪,武陵修站在雪上还没有通报,道人就已经出来相迎。“小友里面请!”这道人五十上下,由于修武,看起来十分的却饱经风霜,发已苍,须已白,但精神头看起来还不错,笑起来也十分的和蔼。  武陵修尊老,更敬佩高手,抱拳行李,跟着道人进去了。  草屋里面的陈述十分的简陋,一个石头堆砌的火堆,火堆上放着一壶水,应该是烧开了,正冒着热气。  火堆边有一个小桌子,是竹子做的,有一条桌角已经损坏,用一块石头垫着,以保持平衡。桌上是简单的茶具,用以招待来客。  椅子是没有的,只是左右各一个草垫罢了,就是一张竹床了。屋子里的陈设一眼就看尽了。  “小友请坐!”道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武陵修躬身还礼,坐在草垫上。  道人取来热水,倒入茶壶之中,茶叶的清香瞬间溢满了整件屋子,道人先给武陵修倒了一杯,再为自己倒一杯。  两人都没有喝茶。  “小友远道而来所为何事啊?”道人问道。武陵修答曰“久闻天南山道人大名,前来拜会,以便切磋一二!”  “你是想必败我而扬名立万?”道人拿起热茶吹了吹。武陵修也拿起茶杯“武者在世,虚名何用?唯有真才实学才经久不衰!”说罢,武陵修将热茶一饮而尽。  道人与之共饮,赞曰“小友年纪虽小,却志在千里,好,好,好啊!”天南道人三个好字给了武陵修极高的赞誉。  道人又倒了两杯茶,再问“败我如何?败于我又当如何。”武陵修答“若有幸击败道人,我当加紧操练,再挑战更多的武者,以达武道。若实力不足而败于道人,我自加紧操练,击败道人再去挑战其他武者,以达到武道。”  道人笑眯了眼“雏鹏请喝茶!”道人用了雏鹏和请这个字,给满了赞誉和尊重。武陵修抱拳还礼,一饮而尽。  雏鹏,将来腾飞万里者也。  十八的武陵修,说话十分的有内涵。击败道人用有幸自谦,败于道人用实力不足总结。终目标都在武道,可见其年少志高。  用完茶,一老一少在门外积雪地上切磋武艺,那一战打了许久,武陵修安然下山,而道人也笑着回到了草屋之中。  武陵修下山之后,众人皆说他击败了天南山道人,武陵修面对别人的赞誉笑而不语。  事实并非如此,若武陵修答是则是高傲,答否则是过分自谦,干脆不说话。  其实那一场切磋,武陵修败的很惨,一招都没过就输了,从刚刚起手就已经定了胜负。  道人为激励武陵修,故意留了好几手,武陵修干脆就抱拳认输“谢道人,我自来日再来。”遂离。  这来日一去便是三年有余。这三年世传武陵修能击败天南道人,名噪一时。而武陵修并不因别人的谬言而沾沾自喜,反而勤学苦练。  这个名头也为他引来了许多的挑战者,不论输赢武陵修都报之以礼,并不断的成长,在武者界也站了少许的地位。  而三年后,武陵修再登高,拜访道人。道人将他迎进来,沏茶给他喝。武陵修问“堂堂武者大师,为何屈居于此?”道人答曰“心中向道,其余不过浮云罢了,又何必在意?”  武陵修敬了一杯茶,再问“亲自为小辈沏茶,难道不失颜面吗?”“人与人并没有太多分别,我好好,恶恶!”  两人在面前积雪一战,武陵修以半招落败。“你赢了,小友,你可以告诉他们,你已经击败了天南老叟了!”武陵修躬身抱拳“小子不敢造次。谢道人让招!”道人一愣,笑出声来。  武陵修其实输了一招半而不是半招,不过道人让的十分的隐蔽,但他还是发现了,可见他的武艺已经到达了一定的境界了。  三年前的虚名他没有贪慕,三年后这个名字真正是属于他的。三年前不堪一击,三年后只以一招半惜败,下次再来,道人断断不是他的对手,他应该老了,失去了挑战的意义,时代是属于年轻人的。  道人赠以《太虚拳术》,嘱咐他不必再来,武陵修叩谢道人赠书之恩。  武陵修得太虚拳术再一次名声大噪。武陵修得到《太虚拳术》如获至宝,起早贪黑的操练,短短几个月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将太虚拳十二个招式融会贯通,此等天赋绝无仅有。  然而天赋固然是重要的,但是勤奋刻苦也十分重要。武陵修夏日背巨石,夜行前余里,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早完匿与水中,练习出拳踢脚,不分春冬,粹得了一副好身体。  之后他挑战了数十的名师武者,无一败绩,武坛已经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距离他登到封神的时候到了,那年他才二十二,也就是说他用一年的时间,扫掉了数十名家。厚积而薄发,就是如此。  二十二那年,[我不会告诉你武陵修今年几岁]武者们联名举办了届武神争霸赛。武陵修自然是要抓住这个机会的,几乎各个派系的武者能人都来了,代表他们的门派,而武陵修是个散修,仅仅代表自己。  这等盛会武家肯定也是来人了。武极代表自己的钉拳门,而王氏代表鹤宗拳。  裁判员总共有五位,分别是成名已久的剑圣枫舞雪,寻宝狂人狂徒司马,其余三个是武界的泰斗,十分有权威。  那三人对剑圣和狂人嗤之以鼻,这种武坛盛会,跟这两人什么关系,不过想到他们有三人,依旧可以一家独大。  其实不然,武者自是精通各种兵器,剑圣一剑定天下,但他也擅长其他兵器。而狂徒司马就更不用说了,他什么东西都精通,别人叫不出名字的东西他都能玩出些道道来。  首战,天机门对战钉门。点到为止,但死伤也无论。武陵修把目光落在武极的身上,几年不见了,他苍老了,鬓角已经花白,皱纹又添上了数条,不过没变的是身上那骨子拼劲。  武极只破了点皮,而天机门的人已经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当然,这是武极手下留情了。武极转过身,与武陵修对视了一眼,总感觉有种熟悉感,武陵修长大了,相貌和小时候已经不一样了,但武极还是看出来了,两个相识而笑,终冲散在人群中。  武极已经不是武陵修的对手了,但是武陵修想起自己家倔强的老头,依然还是会贴上天下的标签,在他心里没有人比武极更加厉害。  武陵修没有和武极相认,他说过,待他登顶封神便会回家,而武极对武陵修深信不疑,别人不好说,是我的儿子,他就一定可以做到。  其他人的战斗武陵修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稍稍看了一眼,做了一下战力评估。王氏的鹤宗拳也活过来淘汰赛,接下来该武陵修上场了。  下一局,散修武陵修对霸王门。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武陵修是何许人也他们不知,加上介绍说的是散修,这些沽名钓誉的人就更加不屑了。  但是这霸王门可是赫赫有名,一个个心狠手辣,出手极其狠毒。好心一点的观众已经为这个小散修祈祷了,而好战一点的,期待着待会血腥的场面。  散修不代表弱小,真正强大的人都是散修,因为所谓门派都会束缚他的成长。  武极虽然已经认出来儿子,但是在听到武陵修得名字的时候还是和王氏一样兴奋了一下,并且为武陵修而担忧,这霸王门可不好对付。  裁判来说说道:“散修武陵修对霸王门,现在开。。始。”裁判死字刚说完,霸王门的人已经飞出擂台,撞在树上,把海碗那么大的树给撞断了,整个人在地上扭曲着,痛苦不堪,而武陵修则是站在了霸王门选手原来站的位置。  所有人都愣住了,裁判也愣住了,他什么也没看清,就结束了。  台下的人面面相觑,一脸的不可自信。武极和王氏激动的都快喊出来的,虎父无犬子啊!好!太好了!  裁判以目示意那五个泰斗,让他们拿主意。剑圣微笑点头,狂徒司马朗笑点头,那三个泰斗也无话可说。  “散修武陵修,获胜!”裁判的声音也有些激动了,次看到这么强大的人,太厉害了。  武陵修喜怒不露于色,对着评委席鞠了一躬,徐徐走了下去。  众人都凝视着武陵修,但是武陵修并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的走掉了。毫无疑问,他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但是在足够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只是扰人的飞虫罢了。  几波下来,只下来六个人进入了决赛。名是武陵修,第二是白眉鹰家,第三是武动张家,第四是钉拳武家,第五是神拳门,第六是鹤宗拳王氏。  散修武陵修有战必胜,称为当之无愧的,那样人再小看这个小小的散修。  接下来是综合对抗赛,也就是随机配敌。武陵修极有可能和他的父亲或者母亲分在一起,那到时候他真的下得去手吗,是击败他们还是主动认输?一边是孝,一边是荣,究竟要选择什么。  走到了这一步,让武陵修放弃,他真的不甘心,但是要他对自己的生父生母下手,他也是万万不能的。  选择,才是困难的事情!  不过在名单分出来的时候,武陵修就放心了,他对战第二的白眉鹰家。武动张家对王氏,钉拳对阵神拳。  名单是武陵修,第二武动张家,第三是武家。  ,三人混战,武陵修坐在擂台的角落,看他们打。武极自然是知道他儿子的意思,他不希望对自己动手,让他们先一决胜负,然后他自有断绝。  武陵修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谁也撼动不了。谁知道那个武动张家用毒将武极迷倒,一剑杀死。这下裁判傻眼了,这怎么算,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规定也没有说不能用毒。  裁判看到剑圣说道:退场。狂徒司马也敲着桌子,不屑这种做法。而另外三个人表示有效。  少数服从多数,“有效!”  王氏跑上来要救下武极,但是也被药翻一剑毙命。剑圣和狂徒坐不住了,跳上来要击杀武动。而那三个匹夫是王的人,有点本事,缠着两人不放。  看着武动张家哈哈大笑的模样,武陵修是怒了,咆哮一声,擂台裂了一角,坠天一击,武陵修一脚把武动踩到擂台下面,炸裂出一个打洞。“狂狮拳!”“砰!”“巨龙拳!”砰!白虎!青龙!……武陵修眼睛在滴血,一拳一拳把武动张家的肌体拧了下来,踩得剩下一摊血水!  武陵修接着和狂徒剑圣击败了三个匹夫,将他们分筋错骨,撕得支离破碎。  随后武陵修屠杀了张家,带着父母回乡安葬,关闭了家里的武馆。他得罪了王,却结交了狂徒和剑圣,狂徒热衷寻宝,而剑圣则与他为伴,在封神之战中,他的通缉令下达世界各地,但是所有武者都没有敬重他,称之武圣!  

大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洛阳专治白癜风医院
西安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