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乔冠华为何背叛周恩来倒向江青

2018-07-04 21:28:45

乔冠华是中国的外交家,凭借出色的外交才能在国际上为中国争取到许多应得的权益。但是乔冠华也糊涂的时候。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倒向江青。下面为什么告诉你乔冠华为何背叛周恩来倒向江青?

文革初期乔冠华很是看不惯江青,可在文革后期周恩来病重之际,乔冠华却换了腔调,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王洪文家抄出的四人帮组阁名单中,乔冠华能位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这绝不是偶然的预应力钢绞线

乔冠华

识时务者为俊杰,倒向江青

外交部原副部长章文晋夫人张颖回忆,1974年冬天,她陪同时任驻加拿大大使的章文晋回国述职,时任外交部长的乔冠华和妻子章含之请他们到家里坐。

我记得乔对我态度很亲切,开始也问及加拿大使馆一些工作情况,但很快就转了话题,谈起文革,重点是谈江青。说她领导文化大革命很受主席的称赞重用。我觉得奇怪,文革初期乔很是看不惯江青,说她打着主席的旗号把全国都扰乱了,这会儿反而变了调。乔对我说,江青认为我很能干,知道我从小参加革命表现不错,要调我去文化组负责什么工作。我直瞪瞪地看着乔,不知道该讲些什么。乔感觉到了,接着说:当前文革的形势你知道,周总理病重,看来不久于人世,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应该好好想想,何况江青那么看重你哩。章含之则对章文晋说,江青对他有好感,很欣赏他。张颖说这是在为江青搜罗人才,真是拉帮结伙哩。

早在1973年11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王洪文的主持下,连续开会批评周恩来,列席参加会议的乔冠华也发了言。据说他提得比较尖锐。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去世,外交部许多同志曾多次要求部领导在外交部内举办小规模的悼念,乔冠华都不加理会。

乔冠华 章含之

告御状被指向江青告密

四人帮被打倒后,乔冠华被免去外交部长职务,黄华被任命为外交部长。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对黄华说:乔冠华太不像话,陷入四人帮的泥潭,已经没到了这里了。他举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上面。

章含之在《跨过厚厚的大红门》一书中提到了乔冠华下台的一个原因,即告状事件。1976年12月编印的《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罪证(材料之一)》中,有章含之于1976年4月25日写给毛泽东的告状信及影印件。信的开头是这样的:去年夏季我们曾听到一件诬告江青、春桥同志的事件。现在想来,这是邓小平在幕后策划的。现将事件经过向主席报告专案组对这封信件加了如下按语:乔冠华和他的老婆章含之经过一番密谋策划,由章含之出面,于一九七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写了一封名义上给毛主席,实际上送给了江青的告密信,密告康生同志揭发江青、张春桥是叛徒。(此时康生已死且仍算正面人物)

这封告御状的信中说,觉悟到康生通过王海容、唐闻生(外交部的两朵金花,在毛泽东晚年常能见到毛泽东,常为毛泽东传话)诬告江青、张春桥事件,是邓小平幕后策划,所以要向主席揭发。学者章立凡认为这封信似可作为打开乔冠华晚年厄运之谜的一把钥匙:此时康生、周恩来已先后去世,全国处于批邓高潮,四人帮暂居上风。此信意欲联系批邓,揭发王、唐,拼命一搏;递交后也曾收效一时,令江青对这两位小姐暴跳如雷。但毛泽东对此信的表态及其逝世后四人帮的倒台,提前结束了乔冠华的政治生命。毛泽东批评乔冠华借刀杀人,借中央之刀杀王、唐

受审查拒谈与江青的关系

在1976年12月2日的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李先念对免去乔冠华的外交部长曾有如下说明:乔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自觉卖身投靠四人帮,反对毛主席,反对周总理,反对华主席,参与了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他对毛主席指定华国锋同志担任总理,极为不满。他早就知道毛主席给华国锋写的你办事,我放心,却反对刁难。在批邓中,毛主席认为外交部的运动有问题,让他请示华国锋同志,他不去,他找江青,有意把外交部运动搞乱,要把知道四人帮底细的王海蓉(应为容)、唐闻生同志打成反革命,为四人帮篡党夺权扫除障碍。

1976年10月,中央责令外交部对乔冠华与江青的关系进行审查。在这期间,外交部曾召开过两次大会,请乔冠华说清与江青的关系,并作自我检查。乔冠华一言不发。

乔冠华1981年在王震的过问下,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担任顾问。1983年乔冠华病故,外交部起草了一份乔冠华生平的稿件,肯定了他一生中的成绩,一段也写了他在文革后期犯了政治性错误。章含之一定要把这一段删去,否则宁愿不发。文章终没有发出。

现在大家都无法评判文革到底是对是错。这只是中国发展的一个小插曲,乔冠华也只是站错了队伍,所以不要因为这一件事否定了他所有的功劳。

如果你对日本政界不了解,那你可能会问,小泽一郎,他是谁?出生名门政治世家,毕业于日本庆应大学,曾为自民党大佬、后任日本的在野党民主党党首多年、被视为历届首相热门人选的小泽一郎,在日本政坛有怪杰之称。这样一位热门人物,为什么不能成为日本首相。为什么告诉你为什么小泽一郎不能成为日本首相。

小泽一郎

他纵横日本政坛40年,上下其手,屡掀波澜,不仅撼动了自民党的执政根基,也导演了一幕幕日本政界的悲喜剧,又被称为破坏者。年仅27岁,他就成为当时年轻的国会议员,47岁,成为自民党历史上年轻的干事长,并连任三届,整个自民党都在他的一手操纵之中。1991年,自民党海部内阁宣布集体辞职,自民党内急需推出一名合适的总理大臣人选。当时担任干事长的小泽竟把3名年龄比他大、资历远胜于他的人叫到办公室进行面试,其中就有后来成为总理大臣的宫泽喜一。进入二十一世纪,在短短几年间,日本首相就有如走马灯一般换了十几位,那么,像小泽这样早早就抵达了日本权力的人,又为什么从没有担任过日本首相呢?

其实,小泽的成功正在于他的个人特色明显,而他的失败也是在于此。他强烈的个人意识不但使得美国人,甚至连他自己党内的人也不希望他当上首相。小泽的能力很强,但就和他的师父田中角荣一样,他们生来就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

田中角荣

日本战后,由右派保守的自民党长期执政达数十年之久。在这方面和自民党比较像的,有瑞典的社会民主工人党。这期间,日本经历了五六十年代左派的革命思潮冲击,奥运会以及经济的大腾飞。时间则大致为昭和年代的中后段。这两个党派长期执政,有一个共同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都通过统一国民思想消弥了社会矛盾。无论是自民党还是社会党,他们的基本盘都是农民,工人和资产阶级。说起来有点矛盾,但他们执政的主要方式就是这样,发展经济,同时补贴农民,工人。在日本主要是农民,瑞典则主要是工人。依靠经济发展的红利,他们得以长期保持政权的稳定。

这里就引申出一个问题,经济发展到底和什么有关?八十年代后,随着城市工薪阶层的兴起,自民党受到很大冲击,并且不得不逐渐调整选举方式,改变原来农民权重比较大的地方选举方式。瑞典也因为全球化导致大资产阶级离心化,它的整个基本盘不得不重构。曾经有人测算过,日本战后经济的发展,很大程度是依靠了美国的支持。从麦克阿瑟改革日本,到道奇方针的提出,乃至朝鲜战争时提供大批军火订单,以及在全球化时代提供的巨大市场铝单板
。长久以来,日本都是美国大债权人,美国的政治经济对日本影响很大。

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了,但还有一点也许没人提起,那就是战后美国让日本放弃战争权利带来的影响。日本放弃的巨额军费,都投入到了火热的经济发展中,由此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这些原本的巨额军费投入到了哪里?我们不知道,但可以猜想一下。上面曾经提到自民党构建的稳固同盟,除了农民和资本家之外,中间还有重要的一环,那就是日本的官僚阶级。经济建设盈余的大批的资金被投入到日本的道路建设中,而这些道路建设工程便是由日本的官僚所瓜分。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族议员,在农林水产等特定阶层都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在经济大发展时期,自民党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政权。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说回小泽了。小泽前期的政治生涯,是和他的老师田中角荣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田中角荣曾经提出的日本列岛改造论,小泽也曾经积极参与其中。那么,日本列岛改造论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田中设想改造的具体办法主要包括:

1、以高速交通将日本列岛结成一个以东京为中心的整体,为此扩大、兴建高速公路和新干线

2、主张工厂远离大城市,鼓励、支持在地方兴办工业

3、整顿地方生活环境,培养中坚城市(即人口在25万人左右的新型城市),以稳定地方人口。这是一个新的国土开发计划,旨在同时解决大城市人口过剩与地方乡村人口稀疏的所谓过密、过疏问题。

如果我们看一下他提到的几点,可能我们会很奇怪,因为他并没有怎么提到属于自民党基本盘的农民阶级。实际上,这一政策的实施,后来造成地价暴涨,农村偏远地区出现了人口数量锐减,大量农村青年劳动力外流。这说明什么?说明田中居然在革自己出身的自民党的命!田中的政策,不仅得罪农民,也得罪了党内庞大的族议员群体。为什么?我们可以说田中他就是个商人,商人看重的就是实际利益,就像今天的特朗普一样,他的出现使得整个共和党陷入混乱,因为特朗普就和田中一样试图重新构造自己党派的执政基础。

可以说,田中和他的弟子小泽早早地就看到了日本未来的发展方向,但他们看得又太早了!他们无视自己党派内的传统,甚至他们也不太在意美国的想法。在他们师徒看来,战争早就结束了,美国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商人只要赚钱,日本人要赚钱,那就要求在国际上要有更多的政治地位。为此田中一派甚至违抗美国意愿电表远程抄表批发
,为了获取更多石油和海湾国家密切接触,这不仅惹怒了以色列,也惹怒了以色列背后的美国。刚好,又赶上石油危机和经济衰退时期,田中的民望急剧下跌。所以当美国稍微展现出自己的意愿,党内的反对势力就纷纷浮现出水面,把田中这个推崇金权政治的政治家彻底打入深渊。在自己的老师被推翻后,小泽仍然不放弃和田中的往来,铁了心走到底,这就让他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差到不能再差了。后来,小泽又带一票人出走,他自己也投入民主党,使得自民党分崩离析,成为民主党推翻自民党一党独大的推手。

英国人评价小泽,说他就是一个破坏者,并不能建设起什么。小泽长于思考,但却不胜言辞。他出身政治世家,却从小在田地间长大,他见识却超出常人,但却很少能被人理解。小泽和田中等人,都是主张中日关系正常化,追求日本和美国同等地位的人。除了他们之外,鼓吹日本美国平等化的,还有曾经数次担任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等人。石原曾写过一本书,叫敢坚决说不的日本。他的政治生涯也一直局限在地方上不能寸进,就和小泽一样,始终差了那么一步。

石原鼓吹日美平等,是因为他看到了美国经济的衰落和当时日本经济的狂飙。但田中等人却远早于他留意到了这一点。也许是出于商人的无所顾忌的性格,田中不但破坏当时的日美关系,也破坏了自民党的执政基础。他和他的徒弟小泽,代表了当时方兴未艾的城市城市资产阶级,实际上为后来自民党的分裂拉开了序幕。也正因为这样,他们两个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乃至于他们的整个人生,后来都不断受到影响。时至今日,日本众多的族议员仍然在各个领域占有很大权力。我们看动漫时,经常看到说有哪个家族是地方上的名门,比如远坂,两仪,浅野家之类,实际上就是类似的豪强势力。鼓吹日本列岛改造,就是大力城市化,要让这些神神鬼鬼的影响力降到小。一旦小泽被贴上破坏者的标签,就不要指望这些地方名门还能再支持他了。除此之外,日本要达成新时代全球化的 tpp协议,目前为止的阻碍就是日本的农民阶层。可悲的是,直到民主党上台,仍然找不出一条新路来。也就是说,民主党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基本盘在哪里。民主党是被经济下落时期的民怨和长期被自民党掩盖的不满推上台去的灌胶机
。即使是民主党的,也有许多是政治世家出身。还有类似小泽这样的背叛者。

但即使是民主党,也要受到这些族议员,农民以及官僚阶层的影响。不然,新生的民主党就没有稳定的执政能力。小泽不能上台,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个原因。但就算小泽不上台,民主党也只是勉强维持而已。地方势力盘根错节,要推动任何一项改革都十分艰难。比如邮政改革,喊了十几二十年,还是由政治世家出身兼具超高人气的小泉完成初步改革。而后来宣布要推迟或废除这个改革的,正是打倒自民党后上台的民主党。

民主党不得不妥协。小泽也不得不妥协。人的初心总是受到现实的不断打压,然后慢慢变质,消磨,直到,我们连破坏和做梦都没力气了。

现在美国的大选也正进入到紧张的时刻,不管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获胜,都会有人的政治抱负无法实现,小泽一郎不就是这样吗?

章含之与乔冠华的爱情很多人都知道,但你知道吗?在嫁乔冠华之前章含之还与洪均彦有一段婚姻。洪晃就是他们的孩子。两人离婚没有什么可是毛主席让她离婚就有意思了。下面为什么告诉你毛泽东为何鼓励章含之离婚?

章含之

章含之是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生于1935年。章士钊是毛泽东几十年的老朋友。毛泽东曾回忆,1920年,为欢送湖南赴法勤工俭学学生,他来到北京找到章士钊,希望章士钊能提供捐助。毛泽东说,当时找章士钊借钱时,自己的一只鞋都是破的。彼时的章士钊呢,慷慨地为他募集了两万银圆。

1963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70寿辰。应毛泽东邀请,章士钊带上养女章含之前去北京中南海菊香书屋参加毛泽东的寿宴。期间,毛泽东问起章含之的工作情况。得知她在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做了3年的英语教师后,就问:章老师,你来教我读英文,行不行?章含之以为毛泽东是在说玩笑话:主席,我哪敢当您的老师,您是我们大家的老师。毛泽东却很认真:教英语我就当不了老师了,还要拜你为师啊!章含之真不知如何回答,她的父亲来打圆场了:主席什么时候要含之来,告诉她就是了。

章含之与毛泽东

毛泽东果然不是开玩笑的。一周后,他的外事秘书林克打给章含之,要她定一个前来教英语的日子。于是章含之就成了毛泽东的英语老师。她到毛泽东那里教英语,每次一个多小时,持续了半年。

1971年3月末,章含之进入外交部,在亚洲司历任一般职员、副处长、处长、副司长。与王海容、唐闻生、齐宗华、罗旭合称外交界五朵金花。

1972年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期间中日签署发表联合声明,建立两国持久的和平友好关系。田中角荣走后,毛泽东召集参与中日建交工作的领导人和部分工作人员,听取汇报。在场的有周恩来、廖承志、姬鹏飞、乔冠华、章含之。

毛泽东情绪很好,屋里洋溢着轻松的气氛。在听完汇报后毛泽东突然对章含之说:我今天要批评我的老师。章老师,你这个人没有出息。

章含之以为毛泽东和她开玩笑,就很随便地笑着回答说:我从来就没出息,主席您批评吧!

章含之与洪君彦

不料,毛泽东收起笑容,很认真地说:我说你没出息是说你好面子。你丈夫早已和你没有感情了,你为什么还不离婚?为什么还怕别人知道?

章含之是在1957年与丈夫洪君彦结婚。1961年生女儿洪晃。章含之回忆中称,由于丈夫有外遇,他们已分居多年。她受传统观念的束缚,怕人议论,一直拖着未办离婚手续。她没想到毛泽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谈起此事,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为好。毛泽东就如同家中的长辈一样,开导章含之说:婚姻不就是束缚嘛,没有感情了就要解放自己。任何死亡的婚姻对女方都是不利的。如果今后婚姻制度改革,改成男女双方订个契约,一定年限之后或续订或解约,那时间订得太长也对女方不利。

章含之见毛泽东如此关心自己的个人生活,忍不住眼睛湿润了。毛泽东见她动了情,接着说:你还年轻嘛,干嘛不早点解放自己?我这个老师就是太要面子,怕人家说闲话,怕什么嘛!你还怕别人在背后说你是私生子。那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孔夫子也是私生子。私生子聪明呢!

章含之流着泪说:谢谢主席的关怀,您批评得对,我一定照办,一定解放自己。

后来不久,章含之办理了离婚手续,彻底摆脱了那一段失败的婚姻。毛泽东知道后,立即派人将一筐金日成送来的大红苹果,给章含之送去,还捎去一句口信说:祝贺章含之同志自己解放自己了。

章含之与乔冠华

第二年12月,章含之与外交官乔冠华走到了一起。

关于章含之与丈夫洪君彦的婚变,多年来只有章含之一方的声音。在章含之的回忆里,洪君彦被描写为一位始乱终弃的陈世美。这里我们且来听听另一位当事人的声音。2004年,洪均彦在香港《明报》连载回忆录《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详细记载了他与章含之的恩爱情仇、悲欢离合。

1966年,洪均彦被红卫兵批斗。他描写回家后章含之的态度:那天章含之见到我却用鄙夷的口气对我说:你看你这个死样子,你还有脸回来啊!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要是你跳到北海死了算了。

当洪的哥哥劝章含之在君彦困难的时候,要多关心他时,章却回答:要是他真是修正主义分子,那我是要和他划清界限的。这几句冰冷的话语,杀伤力怕是远远超过那些口号。无怪洪君彦说:妻子加给我的痛苦、羞辱,比红卫兵加给我的沉重千倍。

洪君彦还在文章爆出新料。原来在你的男人已经同别人好了之前,那男人的女人早已经同别人好了。用洪君彦的话说,是章含之红杏出墙在前,洪君彦牛棚作乐在后。

清官难断家务事,事实到底是怎样的我们不知道。可能无爱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