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异闻边缘 第九十章:教科书级别的边缘人战斗

发布时间:2019-12-05 06:37:26 编辑:笔名

异闻边缘 第九十章:教科书级别的边缘人战斗

呆呆地看着在焦陆周身弥漫开来的金红色光晕,那被极度压抑着的象征力仿佛转瞬间就会变成狂暴的火焰焚灭一切,刚刚那拔地而起的火焰虽然在很快就化作点点流炎消失在空气中,但无论是那灼热的温度还是随时有可能降临的死亡威胁都已经牢牢地被刻在了这次跟施辰一起过来的人员心中。

而跟似乎是跟焦陆一样水准的家伙,还有十几个……

更不要说那个就在刚在轻描淡写般把施辰收拾掉的那个逆风张鹏了……

这种人也可以被称之为质量不好吗?

这种人也可以被肆意嘲笑吗?

也许刚才这些人还是如此想的,并觉得出言调侃一下近年来愈显孱弱的B市没什么说不过去的,但是现在他们只想把那明显判断失误进而被痛扁的老大再揍一顿

“哎哎~”冥猫楚秀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一旁西装革履带着无框眼镜的男子点头也摊了摊手:“我还是觉得老大虽然个别时候脾气有点软,但是他的本质跟老老大是差不多的。”

“你就扯吧~”李狂哼了一声:“要是老老大在这儿的话你觉得还能有几个站着的?”

站在靠后面,感觉年龄从三十五岁到五十三岁不等的男人爆发出一串刺耳的笑声,他穿着一身灰扑扑的长衣,蓬头垢面看上去跟街边流浪汉差不了多少,沙哑着说道:“要么哥几个趁这机会松松筋骨得了,我保证十分钟之内打开这儿所有人的象征力!”

“闭嘴,开锁的!”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手中端着一盏茶,皱眉道:“别添乱,就你干什么都不爱动脑子。”

正好,伴随着一阵微风,张鹏回来了。

“你们别胡闹啊。”他此时已经浑然不见刚刚那霸气侧漏的样子,苦笑道:“这下估计回去后又得被各种找麻烦了吧,抱歉了大家,我有点冲动。”

有着一头披肩银发的女子冷冷地摇了摇头:“谁都知道你是因为人家连我们一起说了才动手的,比起这个,你还是关心一下那边吧……”

她挑了挑下巴,示意了一下另一个方向。

如果说刚刚这边张鹏的悍然出手与焦陆那攻击性与威胁性极强的火焰使气氛仿佛变得十分僵硬,那么另外一边,已经可以说的上是一片死寂了…….

叶云沉一个人化出的八个身形将阮浦团团围住,刀、剑、匕首、长枪、短鈎、腕刃和战戟分别指着后者的七处要害,而一个他也不说话,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对方。

阮浦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的注意力几乎是刚被张鹏那边吸引过去,就感觉几道紧贴着自己身体的凉意传来,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一步都不能动了。

这无疑是十分屈辱的,被一个后辈完全不顾及颜面的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指着周身多处要害,要不是对方身为有着天才之名的叶家大少爷还能给自己些许的心理安慰,可能阮浦此时已经气到吐血了吧。

他当时立刻挤出了一张笑脸,想说些什么,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却发现那个站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的叶云沉已经把目光转向别处了。

叶云沉似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张鹏几乎将施辰瞬间击败。

阮浦这边的心里也凉了半截,因为这些年来自己的进步速度飞快,而且大H省资源又十分充裕的原因,让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追上了原本实力便相差不大的张鹏,但现在看来……

算了吧还是,虽然比起那个施辰来还是要强多了的,不过跟另一个人比起来,差距似乎不但没有被缩小,反而拉开了啊……

如果不是张鹏这些年来一直在疯狂努力提升自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个家伙一直在隐藏实力!

努力提升自己?B市的窘境几乎众人皆知,身份负责人的张鹏哪有什么时间去提升自己,一想到这里,阮浦心中便五味陈杂,再加上自己目前的处境,不由得又羞又怒!

见张鹏跟B市的人交流了几句之后转身向这边走过来,阮浦深吸了口气,冲叶云沉道:“云沉你这是干什么?”

“哦,没什么,只是有点不爽……”他斜眼看着阮浦,漫不经心的说着,与之前温和有礼的态度截然相反,现在的叶云沉似是完全没有把这个大据点的负责人放在眼里,语气轻浮而随意,正眼都不愿意看着对方,说话时也变得好像完全换了个人一般:“所以忽然有点想打人。”

阮浦虽然对自己的实力还有些自信,但他并不打算跟叶家交恶,也不想得罪面前这个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变成如此的叶云沉,更不想在张鹏面前丢人,于是本着希望和平解决的想法,他努力镇定下来笑道:“肯定有什么误会,其实我跟老张十几年前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所以这次……”

“跟张叔叔没关系。”叶云沉淡淡的说道:“我不爽的原因你大概是猜不到的……”

阮浦有点着急了:“云沉,你要知道L市跟我们的交情一直都不错…..”

“那又如何?”冷冷地打断了阮浦的话,叶云沉眨了眨眼睛,嘴角挑起了一丝讥笑:“准备好了吗?”

嘭!!呯呯呯!!!

一道强大的声波凭空在两人中间炸开,同时三声爆响又于阮浦周身的三个方向响起,震开了叶云沉的合围,阮浦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如此猝不及防,这也是他惯用的战斗手法,因为自己的象征力启动时几乎没有任何征兆,所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异类倒在了阮浦这一记猝不及防的‘强音爆’之下了。

只不过……

抽身飞退的阮浦眼中明明还在锁定这那八个叶云沉的位置,耳边却忽然又响起了对方低沉的问话:“你说B市的常驻很没用是么?现在的我可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啊……”

阮浦下意识的猛蹲下身体,只见三道剑光带着刺耳的呼啸声从自己的头顶划过,那冰冷的寒意却是证明了对方几乎没有留手的打算,有几成力用几成力!

“你什么意思!”阮浦头也不回的点出一指,空气中隐隐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轮廓,这是一招飞音锤,速度飞快、力道十足、面积颇大,无论是进攻、压制还是防御都是极好的象征力运用。

“什么意思?”

锤空了,或者说一个叶云沉的残影被悄无声息的击散,他鬼魅般的声音依然在阮浦的身后响起:“意思就是我小妹现在就是B市的常驻边缘人!你不但出言讽刺我正想努力讨好的妻管严张鹏前辈!而且嘲讽的时候竟然连我小妹都说了进去!!!”

小妹!?

神马小妹!?

阮浦一阵迷茫,随后却是忽然想了起来什么,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叶家这一代的家主特别能生,一共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其中前四个人都已经在圈子里有了不小的名气,长子叶云沉和次子叶风清都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而两个女儿叶薇和叶萌更是许多青年才俊追逐的焦点,但叶家的三女儿……

只听说有这么一个人,但是除了L市的人之外那位小小姐的知名度却是很低,按理说身为叶家子弟,现在已经二十来岁的她早就应该有不少情报了,但是叶家似乎对这个小女儿与之前四个孩子的照顾方式完全不同,到现在也没多少人知道她是谁、叫啥、长啥样……

难不成……她去了B市?还是那里的常驻边缘人?

阮浦的嘴里有些发苦,说实话,叶云沉毕竟是年轻人,还远远没有到能够碾压他的程度,自己与施辰那个家伙无论是实力还是心计都有着很大的差距,后者在阮浦的心里多算是个过场人物,如果换做他自己的话,虽然可能不敌张鹏但也不是没有一丝机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真的想全力跟叶云沉动手!

但是叶云沉却是丝毫没有给他机会停手!

“所以哪怕小妹看不到,我也得替她出气啊!”叶云沉叫道:“就她那个不是软的要命就是谁都不搭理的性格,要是知道了的话岂不是要不理我这个大哥了!或者更可怕一点,哭哭啼啼的告诉我她没事什么的,那样的话从小疼她的大哥我会超级扎心啊!!!”

已经走近了的张鹏抽了抽嘴角,印象里叶夕似乎也不是这样啊,难道叶云沉一直都把那丫头当成个彻彻底底的小女孩吗?

“影落刃!”情绪完全失控的叶云沉人影在阮浦背后一闪,紧接着便化作数十道身影出现在上空,每个身影都双手持刀,倾力劈下!

阮浦只得硬着头皮应付下去,他转眼间便消失在原地,随即出现在叶云沉的更上方,双手下压:“瀑音碾!”

“巽、坎、巽、兑——流风水天星!”

叶云沉竟然单手瞬间变化出四个字诀手印,反手一掌拍出,漫天水流在疾风的搅动下散发着朦胧波光迎了上去,以大范围的点攻击应对阮浦的大范围面攻击,同时又分出三道身影紧随其后手持长枪凌空刺出。

阮浦因为施展瀑音碾而下压的双手顺势以极快的速度勾勒出一个土黄色的大型法阵:“艾因格——地怒强弩!”

一枚巨大的弩炮轰出,接连突破了数十道流风水天星,直指叶云沉脚下的地面,土属性的术式多多少少都有着一些撼动或改变地形的作用,而这个级别较高的地怒强弩如果集中地面的话,会瞬间让叶云沉深陷一个巨坑之中。

“回音壁。”又是象征力催动,数道没有形体的音墙出现在阮浦的下方,刚好接住了叶云沉那三道分身的刺击。

一道分身出现在叶云沉本来不会被集中的弩炮落点上,朝上空奋力跃起,同时叶云沉的本体刚好甩出一道流光附在其上:“安度斯特——诱爆!”

“诱爆?”李狂吃了一惊。

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人会用的一个术式,虽然威力奇大,但是几乎施展起来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术式的原理是搅动对方体内的能量平衡并且将其由内而外爆发出来,如果施展成功的话那么就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自爆!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术式的硬性要求就是除非对方主动放弃对此术式的抵抗,或者实力比施术者要低上数个级别,不然无论是边缘人还是异类,凭借着本能对自身能力的掌控性,几乎都不会被这个术式干扰或影响,别说爆了,屁都砸不出来一个。

“怎么可能会成……”楚秀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吓得闭上了嘴。

炸了!

真的炸了!

叶云沉的分身直接被诱爆,而且顺带着削弱了那弩炮大部分的力道,虽然其依然砸到了地上,却只是制造出了一个不到半米深的小坑而已。

“那小子,很有想法啊……”端着茶杯的盏茶刘道微微点头:“既然是他自己的象征力,那么对于诱爆这种术式自然不会做出任何反抗,反而会极力配合,而且因为分身的强度比不上本体,哪怕是爆炸了也不会波及到太大范围,只是刚好能够抵消大半地怒强弩的威力。”

焦陆却是一脸郁闷的摇头道:“但是阮浦也……挺强的……”

的确,半空中的阮浦没有丝毫惊讶,只是慢条斯理地在挡下了叶云沉的攻击后凭借着位置优势砸下了一个四属性结界,然后用他那无孔不入的声音力量干扰着对方。

“如果直接跟阮浦打的话,你们谁有自信能稳赢?”邋里邋遢的开锁匠郁闷的问道:“我觉得我比较悬。”

大家都没有说话,哪怕是众人里实力较强的李狂或者焦陆也没有出声,在边缘人和边缘人的战斗中,稳赢这种事其实很罕见,大部分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只要不被克制的太狠或者自己太蠢都不会有什么明显的优劣势。

阮浦的确很强,哪怕他这个人一点都不讨人喜欢,但是他真的很强……

他和叶云沉两人,此时上演的正是一场罕见的,教科书级别的边缘人对战。

第九十章:终

福建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贵阳癫痫病治疗医院

石柱县人民医院

黟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泸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一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儿童发烧40度怎么办
五个月宝宝退烧小妙招
宝宝发烧多少度吃退烧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