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重登帝位

发布时间:2019-06-25 15:24:22 编辑:笔名

信中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来的实际不凑巧,梅钰正因为席步芳被弄得是一个头两个大,席步芳这封轻飘飘的请旨继续攻打辛国的信件就来了。(.有.)?(.意.)?(.思.)?(.书.)?(.院.)之前,梅钰给席步芳送过一封信,让他将辛国赶出大燕境内就暂且作罢,当时心里就闪过不好的预感,觉得席步芳那厮根本不会老实听话,果然,看着手上的信件,梅钰气得脸都青了,牙齿更是咬得咯吱作响。他当时在信中说得那么清楚,他就不信席步芳真是傻子,看不懂吗!适可而止!席步芳到底知不知道适可而止这四个字怎么写!仁武帝再能忍的一个人,这次就因为席步芳的一封信,也是肝火旺盛,虽然不至于大发雷霆,但之后两天,在朝上还是借了几次契机发作了朝臣一番,只是他这口气还没有松下去,梅摄回京后直接在朝上参了席步芳一本,才算是真正的捅了马蜂窝。顿时就让之前仁武帝暂且压下的局势大乱起来。而作为导火线的梅摄却是一脸茫然,下朝后,打听了一番,才算知道了前情,本就对席步芳不满的摄王爷,瞬间就想得更加严重了,马不停蹄地就进宫面见圣上。这一次,梅钰才是真的是气得脸都青了。特别是在见到他这位二皇兄的脸庞时,手痒得差点就想甩上去。到底能不能让他先省点心!接近边关,一行人秘密行进,带头的是一位看似老迈但身子骨十分健壮的老人,只见他头戴斗篷,那张被风沙吹拂下的粗糙脸庞不时显露在外,这是一个老朽,但行动却比身后的任何一名壮硕男子都还要灵敏。“董管家,快到了,不妨先休息片刻。”一人上前询问。董辛停了下来,气息比之之前的确凌乱了不少,“那就先休息一会儿吧。”“就地休息,一刻钟后出发。”那人下令,然后从腰间将水壶恭敬递到老者面前。董辛接过,饮了一口后,就递还给了那人,双眼微眯,看向了前方不远处逃难似的难民,看那两人的装扮,却实在不像是大燕人,“你去问问,看他们是什么人。”那人听令,未等多久就一脸严肃地回来了。“怎么回事。”“那两人是从辛国逃过来的,听说大燕军队在一位叫席将军的带领下,只用了区区十日,就打破了辛国的防线,占领了辛国边塞,看样子若是继续下去,辛国败退也是迟早的事情,董管家,我们真的要去接触那个杀神?”董辛抚了抚胡须,“那你觉得我等还有其他法子吗?”“这……”那人气闷,十分愤恨地道:“都怪赵显那个叛徒,竟然囚禁了长孙殿下,我等若是早到险州,殿下也不会遭遇不测,我朝的宝藏更不会被梅钰等人发掘。”他们到底总是迟了那么一步,以至于现在也只能在这位肖像皇长孙的席步芳身上动手脚了。只是听闻此人身手诡谲,就连赵显那厮都不是他的对手,也不知道此行到底能不能顺利。“皇朝宝库被大燕所夺,皇长孙殿下更是生死未卜,我等残存苟活虽不能复辟我魏国皇室,但能有机会促使大燕四分五裂,又有何不可。”“只是属下担心,席步芳若是不答应,我等恐怕性命难保。”若是这位席将军并不买账,那么…这才是这位前朝叛党真正顾虑的。董辛却胸有成竹,那双苍老的瞳孔中充斥着锐利的光芒,“不论是什么人都对无上的权力有些无法比拟的野心,这个席步芳,自然也不会是例外。”这是自古以来的恒理,那么多人为了权利二字所做下的疯狂举动比比皆是,席步芳身世低贱,送上门的一个翻盘机会,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拒绝。前朝皇长孙的身份可比一个被去了势的太监强上太多太多了。而一个太监,哪怕是被冠上了再多的名号,有再大的本领,总归是低人一等,又怎么比得上皇长孙这般尊贵无比的身份呢。“这…”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残党却总是心中惴惴,有些不安。若是这位席步芳真如首领所言,就万事大吉了。“不必多说,立刻启程,务必在天黑之前抵达。”休息片刻,董辛就恢复了精神。与此同时,再次大获全胜的席步芳终于脱下了全副武装,露出了原本俊朗的外貌。这还得多亏了他下达的命令,所以至少在现在的辛国大军中,狼犬一条也不剩下,就是有,也被全程射杀。所以说,果真是建立威信后,他说什么,底下的人都觉得有道理啊。席步芳摸了摸下巴,本来还若有所得,一位将领却十分严肃地出现在了城墙上,对他说道:“将军,两天前就该到达的粮草直到现在都没有音信,今天末将再三询问,得知,得知是朝廷断了粮草,您看这可如何是好。”“谢将军呢?”他问,脸上并无意外的表情。这倒是让将领慢慢镇定了下来,回答道“谢将军正在营帐内发火,同在的是守备参军,情绪都不太对。”情绪不太对。等席步芳过去时,营帐内都快炸开锅了,岂止是情绪不太对而已。而且这两天,也不知道是谁在造谣,说席将军其实是前朝余孽,手握军权根本就是有叛乱之心。谢大将军是一个大老粗,但既然服了席步芳为将,自然就不会因为外人而生出怀疑之心,只是其他人,却开始有些内心浮动了,特别是在大败了辛国之后,又听闻朝廷断了供给的粮草。“各位说吧,反正我是不相信外面的碎言碎语,席将军若是有谋反之心,又何必在这里来遭罪。”谢大将军粗狂的嗓音。“这可说不清,若是席将军不来御敌,陛下又怎会给他兵权,而且一直押送粮草的卫大人也说了,朝中抓到的前朝余孽手上可是捏着前朝皇长孙的画像,那画像上的容貌可是跟席将军长得一模一样。”这一点,谢大将军还真不好反驳,一张老脸都涨得通红,双手握拳,控制着情绪。“而且就连陛下都没我否认,否则怎么可能断了送往边关的粮草,陛下明明知道我军与辛国大军正战得正酣。”席步芳正走到帐篷门口,就听到里面的争吵声,停下来听了许久,还真的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魏冉的事情不是早就解决了吗,难道朝廷里面有人作梗,想给他脑袋上扣帽子?席步芳只听到这里,就掀开门帘走了进去:“都别吵了,跟本将军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他有料到粮草被扣的情况,却对于莫名其妙被推到叛党那方,整个人都有点方。等听完了将领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话后,总算搞清楚了主旨:“也就是说,朝廷逮到了一个叛党,那名叛党手中的前朝皇长孙的画像跟本将军长得一模一样,现在朝廷断了粮草?”总结得大体没有问题。众将领点头。有心急的耿直人还直接就问了出来:“那将军可是前朝余孽?”席步芳淡淡看了问话的人一眼,那一眼虽然十分平淡,却让那人动都不敢动一下。帐篷里,瞬间安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席步芳看了过去,那一双双充满信仰的眼中,满是信任。席步芳见此,心里竟然有些微微泛热,这种被众人所信任的情况,他真的好久都没有感受过了,猛然之间,他微微勾唇笑了。“我当然不会是前朝余孽。”所有人都松懈下来,脸上满是轻松。席步芳见此,倒是觉得有些好玩,语音一转却说道:“不过……”不过?所有人的心再次提到了半空。这可真是太好玩了。“不过我倒是得好好感谢这个流言,否则还看不到众位将领为我担心的一面了。”说到这话时,席步芳还特意看了谢大将军一眼,直看得谢大将军老脸一红,才罢休。其他众位的脸色也有些涩然,不好意思。席步芳三言两句将人都安抚下去之后,原本带笑的脸色才暗沉了下来。这些流言都飘到了军中,想必宫廷里就更是传得绘声绘色了。这显然是有人借题发挥,想搞出点名堂了。还没等席步芳想个明白,小甲就轻手轻脚进来说道:“主子,军营外有人求见。”席步芳朝他看过去。“属下对来人有些印象,是魏国残党董辛。”“董辛?”席步芳的双眼微微一眯,眼中满是冷光:“还真是凑巧,请他进来。”“是。”小甲出去了。席步芳的脑筋却转的飞快,等到小甲带着斑白鬓发的董辛进来后,他已经大概想明白了,就只等着看看这位董管家想搞出什么名堂。他席步芳全都奉陪。董辛是单枪匹马一个人来的。这倒是让席步芳刮目相看了一些。而跟席步芳脸上的平淡之色不同的是,董辛一脸的激动,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控制不住地开始颤微抖动。“像!可真像!”若是表情再谦逊一点,那就是活脱脱的魏冉。董辛的双眼瞬间迸发出了无穷的野心。

亳州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开封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吐鲁番医院专治白癜风

上一篇:暴走桃花朵朵开2

下一篇:攻略傲娇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