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潘金莲的初恋情人是谁

2018-10-13 00:48:12
名著之所以是名著,是因为它能将看似常的东西赋予深含义。 在水浒传中,潘金莲只对两个男人感兴趣,一个是武松,一个是西门庆。写这两个正邪不两立的人物,施耐庵先生还是颇费了些心思的。以物寓人,展示感,就是作者意表现的手法。 至于前面的两个男人,可以作为一种铺垫,可有但不可无。作品中,除了描写两个边角人物的猥琐之外,倒没现有什么暗示。大户是一个粗鄙不堪的“大鬼”,武大则是一个丑陋无敌的“矮矬穷”。这样的男人在潘金莲眼中,甚至还比不上粪土。 当然,两人总是要有所区分的。对老财主,除了极其厌恶之外,还要留心躲避不时现的“性骚扰”。对武大就不必了,老实厚道,从来只知道卖炊饼,不会采取强迫手段,即便你主动献身他也未必感兴趣。此地全,潘金莲也跟随了很长时间。这是一对似“清教徒”式的夫妻,两个苦命人凑一起抱团取暖而已。 很显然,潘金莲的的初恋人就是武松。如前所述,作者描写武松见潘金莲时,有意识地添加了一个极为常的物件,这个物件就是一个“帘子”。寥寥数字,只是“掀开帘子”一笔带过。但就是这么一个看似常的帘子,却已经为武松阻挡潘金莲的爱攻势埋下了伏笔。 帘子,除了用于阻挡外部干扰和渗透之外,还会有别的用处吗?但这个帘子不会对潘金莲有任何作用,的帘子,打开放下全由己做主,潘金莲对武松动起心思也就势在必然了,“我嫁得这等一个,也不枉了为人一世。……不想姻缘却在这里。”这种心思,其实再正常不过,那就是一见钟。 潘金莲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终于有一天,趁着大郎外晚归之机,对武松起了猛烈的“爱攻势”,这可把武松给惹毛了,一顿怒斥,把个潘金莲刚刚燃起的爱之火浇了一个“透心凉”。从受了武松的一顿训斥之后,潘金莲的欲火暂时熄灭了。之后,县令(作者)偏偏排武松差,也由此引了另一个重要人物。这个人物的现,让剧急转直下。而这段孽缘,却是从一个支撑窗户的竹竿开始的。 不难看,潘金莲的“一竿子”其实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和戏剧性,作为一个良妇女,潘金莲要操持务,关闭窗户或许也是务之范围。在水浒传中,这个窗户本身写得就很是暧昧。对此,大致可从两个方面来解释:一方面,潘金莲应该是心无旁骛的,上升到学的角度,“关闭窗户”意味着心态淡定,坦然无私。这是一个心灵的窗户。另一方面,正是潘金莲的这次失手,邂逅了风流成性的西门庆,在一番软磨硬泡之下,早已关闭的“窗户”重新打开了。 这一打开不要紧,压抑已久的感瞬间爆,在半推半就的胶着状态下,潘金莲的道德防线彻底崩溃。说潘金莲是“淫妇”,由无非就是上了西门庆的床而已。而这从来都不是潘金莲的本意,在其内心,失节同样是头等大事。可惜的是,潘金莲的这种阻挡,在堪称高手的西门庆面前终究显得不堪一击。 说,金莲同志怎能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呢!即便武大郎能饶了己,那个凶神恶煞的兄弟还能放过己吗?但“”字头上一把刀,人的欲望之门一旦打开,也就不管以后,不顾生死了。最终害死了己的丈夫,害死了己的人,也把己送上了不归路,连求得一纸休书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潘金莲唯一不可饶恕的“罪名”就是害死武大,真正的罪名也无非如此。在那个年,潘金莲算不上贞节烈女,却也不完全是荡妇。说到底,不过是追求所谓的爱罢了。但命运似乎捉弄于人,阴差阳错地把她推上了“偷”的道德坟墓。这是潘金莲的悲哀,也是历史社会的悲剧!(东湖少主2015年3月3日、4日、5日写于山东枣庄)特别声明:本为新浪网站注册客,除新浪站内署名转载之外,其他纸质媒体或商网站未经许可,一律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url=http://www.dwetrvh.net/]龙岩信息港[/url]装修攻略
退房须知
建筑经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