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Twitter和Facebook之战体现

发布时间:2019-05-15 07:48:04 编辑:笔名

Twitter和Facebook之间的平台之战还在继续上演,两方都在尽力增强对他们各自络的控制力,以求尽快盈利。当他们在你争我夺时,我们也应该记得,21年前,Tim Berners-Lee(蒂姆伯纳斯李)创造了个真正意义上的互联开放平台万维。在早前的一个采访中,Berners-Lee承认他曾经想过依靠他的发明盈利,不过他选择了另一条道路。至此,万维所创造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已经大到难以估量。

随着社交络成为主流,这个议题值得人们思考。因为我们对平台的选择,和这些平台对盈利方式的选择,对互联都会有着深远的影响。

Berners-Lee创造万维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他是位于瑞士的CERN(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的研究员,在那他决定尝试将一些理论家,像Ted Nelson和Vannevar Bush,的想法付诸实践,然后开发一系列程序和标准,将实验室里科学家的想法与研究和存储于别处电脑上的信息联系起来。结果便是超文本标记语言(HTML)和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如今,这些概念已很自然地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有意思的是一开始Berners-Lee的想法遭受多方质疑,主要的缘由是,其他人都寄希望于成立一个中心机构来核准所有的超链接,这样就不会出现打开超链接发现被连接到不相关内容这样的情况。时期杂志在2001年关于Berners-Lee的一篇文章中如此描写:

当Berners-Lee尝试超文本显示时,他问过开发者是否能够将他们的系统连接至全球,他们都说不行。这引出了对一个信息交流中心的需求。他意识到,这样的中心可能会带来些问题,但是我们不得不接受它。

放弃这类中心控制权的想法可能并没什么了不起,但Berners-Lee和CERN为此所做的努力是向其他人开放互联发展的关键一步,它让这些人遭到少数标准的限制。这也直接关系到Berners-Lee的另一个决定,就是放弃将他的发明商业化他将万维留给了别人。这些人中就有Marc Andreessen,依托他在伊利诺伊大学开发的图形浏览器成立Netscape,同时也引起了九十年代中期的互联大潮。

Robert Wright近在the Atlantic(《大西洋月刊》)上的关于互联纪念日的文章中泄漏,当时Berners-Lee可以很轻易地依托他的发明建立公司。事实上,他也已经先于Mosaic和Netscape开发出了图形浏览器/器(现在这两款浏览器和社交络看起来就像是Berners-Lee初期设想的一部分)。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不想互联被分化,由于不同的公司会开发不同的浏览器,不同的浏览器和开放的互联将不能实现真正的协同。就像2001年Wright所说的:

Berners-Lee预见到竞争对手会迅速突起,并开发出互不调和的浏览器和分化互联。因此他认为他应该超然地促成一个技术协调的互联。

回顾了Berners-Lee的故事再回想下现在互联的发展,它的发展道路正将其领向不同的方向。这让我们想起了近关于Twitter演变的争论,还有Facebook,这些公司的理念正在商业压力下逐渐演化。Twitter已不再是一个即时信息的开放平台,不再是一个任何人都能通过API为其增值的络。现在它是一个有着各种合作关系和广告联系的商业媒体,这些关系也在左右着Twitter将来的动作。

YouTube的Hunter Walk指出,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很大一部分是由于Twitter在过去的几年拿了一大笔风投资金,而它又想迫不及待地证明自己80亿美元的市场估值名不虚传。Facebook处境类似,之前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现在又是上市公司,它得想法满足它的股东和投资银行家。多亏了Berners-Lee,否则,万维将变成另一家商业公司,就像AOL或CompuServe一样。

即便是Twitter的潜在竞争对手,比如说Dalton Caldwell试图打造的,它们的发展也遭到它们筹资模式的限制。Dalton Caldwell认为,由于他们是让用户和开发者付费,所以他们的服务会比Twitter更好。但是其他人,包括从博客作者转型做风险投资人的MG Siegler则坚持认为,为了获得成功,终究还得实践Twitter的许多尝试(人们会自动涌向的服务,的服务一般都由的创业者提供,而的创业者终究都会意识到,他们必须构建的商业模式,要不然公司就得死,也许更惨在平庸中苟延残喘。详见《像英雄一样死掉,还是活下去变成恶人》)。能改变这种情况的就是营建Dave Winer所说的一个真正开放的平台。

Berners-Lee之前就提示过要注意围城,比如说苹果的生态系统和Facebook,他认为这些围城正威胁着互联的开放性。本质上,对Twitter和其他公司的争论其实并不是对互联竞争性的争辩,也不是对资本支配模式和非盈利模式的争辩。我们其实是在争论我们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互联,以及我们如何去营造这样的互联。

痛经有效的缓解方法
月经量多如何补血
吃什么会月经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