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算命师在七零

发布时间:2019-06-25 04:04:24 编辑:笔名

赶走赵大飞后,文泽才回到凳子面前继续敲敲打打,堂屋门后田秀芬静静地站着,外面的敲打声仿佛正一点一点地敲进她的心里。≯杂≌志≌虫≯文泽才根本不理会村里的流言蜚语,他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没受半点影响,而昨日与他斗了些气的张三却不得劲儿。张三的婆娘和杨艳菊走得极近,所以对于文泽才提示对方去小竹林的话也知道一些,她听张三回家骂文泽才的话后,顿时汗毛倒竖。“他真这么说你?”张三脸色难看,“可不就是,我看他是打不过我,所以只能在嘴上咒骂我罢了。”张三婆娘心里毛毛的,“要不你近别去上工了,就在家待着吧。”“说什么话呢!”张三一巴掌打过去,“老子就不信了,他真是个乌鸦嘴能把我咒了!”挨了巴掌的张三婆娘跑去找杨艳菊。赵爱国去坐牢还没出来,所以就她带着两个孩子,比起前些日子的得意,现在的杨艳菊显得丧气极了,丈夫出轨坐牢还丢了工作,赵爱国以后也只能去上工了。可一个知青,干活儿本就不行,就工分也和杨艳菊差不多。没什么盼头了,好在两个儿子听话懂事,大儿子赵至文去年考试还是班里的名呢!“他真的这么说?我还以为是村里人传成这样的。”杨艳菊听了张三婆娘的话后皱起眉头。“是真的 !你说当真是这样,还是他胡乱说的?”杨艳菊也说不清,她不是不恨文泽才毁了自己的家庭,可作为女人,她内心深处却又带着些感激,要不是文泽才提醒她,她这辈子都可能被赵爱国瞒在鼓里。现在赵爱国工作丢了,脸面也丢了,以后她说什么对方都得听自己的,而不是因为做了老师渐渐地自大起来,以后的赵爱国会被她紧紧地抓在手里,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份痛快是文泽才的功劳,所以杨艳菊想了许久,还是没去找对方算账。“看看吧,就我这事也说不上是他算出来的还是看出来的。”张三婆娘失神地看着院子里玩闹的孩子,“要是左婆婆那事儿真被他算准了,我家那口子今年怕是......”“这不是还没结果吗?再说,文泽才只是说他万事不吉,又没说他会死。”杨艳菊的话一点也没安慰到账三婆娘。就在文泽才窝在书店看书时,忙完了的马中愿也到了利和生产队.......“泽才,你觉得有几分把握能考上?”王老板翘着二郎腿,一边喝茶一边掀起眼皮看对面复习的文泽才。文泽才一边下笔练题,一边回着,“没有什么把握,不过我想今年要是没考上,明年会更难。”王老板点头,“确实。”今年是恢复高考的年,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准备,临时抱佛脚的人比比皆是,试题可能会考虑到这些而降点难度;而明年大伙儿都有准备了,那试题自然会难一些。见文泽才放下笔,准备起身去收好刚才客人拿下来的书籍,王老板清咳道,“泽才啊,你瞧瞧我今天这运势如何?”文泽才转过身看着他,脸上带着淡笑。王老板见此从兜里拿出一块钱递过去,“一定要准啊。”文泽才脸上的笑容加深,接过钱,“老板今天也是去相亲吧?”王老板红着脸点头,“没办法,大龄青年了,家里长辈着急,哪像你年纪轻轻就有了家庭,孩子都这么大了。”他确实有几分羡慕。文泽才将钱收好,然后看了王老板一会儿,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你写下一个字,我测测。”正想摆好表情的王老板一愣,“写字?不看面相了?”“今天不看,开始吧,”文泽才示意他拿笔。王老板抓了抓脑袋,看了看面前的纸笔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文泽才,想到老娘的叮嘱后,还是咬牙拿起笔写了一个“妻”字。“好了。”文泽才拿起那张纸,看着那个妻字微微挑眉,这王老板是多想娶妻啊?同样有些窘迫的王老板大声道,“怎么样?”文泽才放下纸,“你落笔下去的时候个想的字其实不是妻字,而是事情的事字,不过后面的想到家里的期盼以及今天应该要做的事后,你笔锋微转改为妻字。”王老板心中大惊,他微微动唇,却并没有开口。文泽才又指着那妻字的下方,“这个下女的,你收得很短,说明你很急切,事转妻又急切地想要收尾,老板,你今天这事儿不会成,不过你们会成为很好的朋有友。”王老板的脸色微沉,不是因为文泽才的话,而是因为这次若真的不成,家里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有什么法子吗?”既然能成为朋友,那就一定有共同话题,有话题还能找不到时间约人出来散步聊天吗?王老板的眼睛亮起来了。可文泽才却摇头,“老板还是见完后再回来问这个问题吧。”王老板照做了。然后下午急冲冲地就回来了。“我的娘呀!真是吓死人了!”王老板一边抚着胸口一边道。文泽才也没问为什么,而是该忙什么就忙什么,王老板本就属于话痨那种人,现在书店没人,所以根本不用他问,自己便巴拉巴拉地说起来了。“那姑娘长得确实不错,可这性子真是不像个姑娘,说话大大咧咧不说,还特别直白,你知道她问了什么吗?她居然问我以前那些对方我喜欢哪一个。还问我为什么喜欢。”说着王老板便叹了口气,“这都不算什么,路上遇见一个大爷摔倒了,她一个健步上去就把人背起来了。”“那大爷比我还胖啊!”王老板直呼这哪是姑娘啊,简直就是投错胎的男人嘛!“所以,你们成为朋友了吗?”王老板一愣,点了点头,“成了,还喝了两杯酒。”“那还想扭转一下现状吗?”文泽才笑问道。王老板的头摇得和拨浪鼓一般又急又快,“不了不了,就这样挺好的。”文泽才回村的时候,刚走到村口就被一群人围住了。“文知青你到底咋算的?真是太厉害了,左婆婆的儿子回来了!”“就是啊文知青!都是一个村儿的,帮我算算我娘还能活多少年呗?”“还有我!我媳妇肚里的这胎是儿子还是闺女啊!”

淮北白癜风哪家好
盘锦治牛皮癣专科哪家好
榆林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