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末世哲学

发布时间:2019-06-25 20:18:11 编辑:笔名

吃饭,睡觉,充满阴谋的聊天,然后再吃饭,再睡觉。∞杂ぁ志ぁ虫∞这样的日子如果给的是在高中的顾莲的话,她大概会跪下来感谢上天的。唔,当然,如果有一床棉被的话那就更好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如同在铁板上用小火慢慢地煎,她被熬得翻来覆去死去活来,一寸寸的皮肉被腐蚀,她觉得难耐的疼,低头看看身体,心想,原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黑影,她睫毛一颤,而后发出意味模糊的低笑。——原来是从内里腐坏的啊。“你在笑什么?”下巴被人攥紧抬起,一张俊气的脸弯腰俯视着她,嘴边挑着文雅的浅笑,黑眸中却闪烁着熟悉的火光,灼灼燃烧。他慢慢,一个字一个字道,“你装可怜把我引过来,现在又在做什么?”“……好久不见。”顾莲被迫仰首,疼得要命,可还是双眸一弯,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笑。白恒远细细地打量她的脸,眼神似灼热的刀子一般划过她的五官,她觉得脸皮发疼,还是兀自地笑。他也就笑了起来,笑得和风细雨,慢慢开口,每一个字都宛如从齿间咬过:“是好久不见了,久到我都认不出你来了。或许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你什么时候成了该死的异能者?”下巴上的力道越来越紧,顾莲蹙了蹙眉,终于小声说了句:“疼。”白恒远倏地松开她,而后才反应过来似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闭了下眼睛,胸口是未散的郁怒,看着她逐渐浮上青色的下巴,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了。他自嘲地挑唇笑了,转身背对着她,声音中有着难言的阴郁:“跟我过来,把话说清楚了,你这条命不是我一个人的。”顾莲脑海中浮现起陈志举着剑抵着她的模样,如同无情的天神,拯救与毁灭皆在翻掌之间。她揉着下巴站了起来,低低地笑,重复道:“是,我这条命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早就知道。”白恒远脚步顿了顿,终究没回头去看。也就不知道他身后的顾莲似自嘲似认命的眼神。你瞧,顾莲,到头来你还是只能牢牢地依附于他,宛如可悲的寄生虫。一言一行皆用尽心机,就算如此也只是为了攥取一个男人的注意力,连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那么用力地得到异能,以此支撑起自己虽不现实却华光璀璨的梦,然而落花流水终成空,不过是个可悲的笑话。上苍将她重要的东西一层层剥落,手起刀落将她的感情撕个支离破碎,本以为失去笑容已经是尽头,而今才知哭不出来才叫绝望。今日的一切都不是巧合。维森会来找她,她早已预料到,但她的一番凌厉表现,虽是借力打力敲打白石,但重要的目标却是在监视器后面的人。数日未见他们的踪影,顾莲知道,这必是在介怀她异能者的身份。圣水这东西一般人不会准备给一个成年人喝,而就算喝下去,在角斗场那种地方如果她发了高烧,也活不到这个时候,所以答案很明显——在远征基地里,她便不声不响地得到了圣水,并且隐瞒至今。如果再多联想几分的话,远征基地里她做的手脚也将一览无余,以他们的精明,按图索骥便能摸清她的心思,而这就能解释他们为何至今没有现身了。他们一定在观察着自己,以一种陌生的眼神。那么她就给出一个答案好了,告诉他们,现在的顾莲是什么样子。从一个笼子到另一个笼子里,她怎么甘心,无论如何也要搏一把,如此才能不辜负,才能对得起……对得起什么?她复而又茫然了。在众人安静的注视中,顾莲跟着白恒远,穿过连接着车子与车子之间的索桥,步到了中心车上的指挥室里。一进门,顾莲看到眼前情景,不由嘴角一抽。监视屏被打开,她方才的车子里的画面就那么大大咧咧的放大,另一格大窗口里盛着她装忧郁的侧脸。看着看着,她脸上的温度逐渐升高。……表演得很投入很逼真是一回事儿,被人这么细致地研究还当着本人的面看的津津有味就又是另一回事儿。羞耻度爆表有没有!!!范子凌在那边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翘着腿看过来,俊朗的容颜,宽阔的肩膀,狭长的眼睛里带着戏谑和淡淡的打量,闲闲举手打了个招呼,举手投足说不出的轻佻散漫:“哟,演技不错。”顾莲闭了闭眼睛,默念一百遍久别重逢,还是没忍住,很忍耐、很客气地说道:“把屏幕关了吧?”“可我还没欣赏够呢。”范子凌侧头看着屏幕,修长的手轻轻碰了碰上面眼神忧郁的姑娘白净的侧脸,轻轻笑道。顾莲眼睁睁地看着他温温柔柔地碰屏幕上的自己的脸颊,脸上仿佛有一只略带粗糙的手看似热情实则冷漠地**,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打了个寒噤。一旁的郑一浩看着小姑娘僵硬的表情,心生不满,轻咳一声,打断了范子凌饶有兴致的作弄,温和地微笑:“过来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带着他惯有的平和质朴,却又透露出几分疏远客气,如春风轻轻一推,就把一艘小舟推离青山千万里。顾莲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儿,抿出一个笑,点了点头。白恒远自进来就没管过她,径自挑了个座位,斜斜靠着,一手支着下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兀自出神。面容秀挺的年轻人神情漫不经心,黑曜石般的眼眸弥漫着莫名的情绪,唇边是惯有的斯文浅笑,俊气的眉眼因分明的五官而平添这个年纪特有的锐气,那是被眷顾的人才能有的底气。顾莲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这世上谁没了谁都能过下去,她早就知道。屋内的气氛莫名的古怪,虽然对话一来一往,却有种僵持的感觉,而随着话语减少,白恒远身上散发的寒气和压迫力越来越明显,顾莲终于说不下去了,住了口,室内陡静。范子凌双手交叉放在身前,懒洋洋躺着,望着别处,似没注意他们。略长的黑发落在眼前,遮去了俊朗男人眸中神色,只是唇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的模样带着顽童般的恶意与兴味。她轻轻吸了一口气,露出似是下定决心般的表情,这才抬起头来——正对上白恒远投来的冰冷眼神。他嘴角噙着冷冷的笑,好像在讥讽她的顾左右而言他。但顾莲早就明白了,决不能光看他的笑,更该看他的眼睛,那里才是他真正的情绪栖息之处。此时,那双明亮的黑眸里跳跃着火光,似愤怒,又似极力的隐忍。能够调动他的情绪就好。安静地如同空气全都死了的气氛中,顾莲微微抬高了下颌,有力地抛出了一句准备了很久的话:“清让我为你们所用。”寂静犹如裂帛,咔嚓一声被撕成碎片。郑一浩惊愕地抬头,而在这一刹那,顾莲解放了一直收敛着的异能,威压蔓延,有一瞬间屏幕里的画面出现了瑕疵,哔啵作响。范子凌眼神一凝,互相扣着的修长手指微微一按,这才按下了心底泛起的杀意。他抬起头,视线犀利地穿过漆黑的发丝,次以凝重微冷的目光打量着顾莲。早在她进入车队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车里隐隐的异能波动,但因为旁边两个人的异能等级高,将她刻意收敛的异能给压过去了,未曾想到,她如今释放出来,竟能让他感到威胁……白恒远望着她。她站在正中间,背脊挺直,神情庄重,柔白的脸上还有点脏,头发也凌乱着,但她的表情中不再有他所熟悉的软软的笑意与璀璨的活力,明亮的黑眸清澈而坚定,仿佛头一次抹去了玉璧上的尘埃,露出它本来的面目。他一时搞不清楚,究竟是她变了,还是他一直以来都被她骗了。但无论如何,她的表情与神态都在说明一件事——她不是以“女人”的身份在要求什么,而是以一名“士”、一名“异能者”的身份在说话。她在坦白,也在自荐,将诸多需要解释的话,全都融在了这一句里。我从未把自己真正当做你们的附庸。我若只是一名宠物,所做的隐瞒便是背叛。但我不是。我是一名异能者,更是一个人,我有我的选择与自尊,凭什么我需要替我的自保而道歉而惶恐?凭什么!这一刻,顾莲心里觉得说不出的痛快,隐忍多时的不甘就这般道出,她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是在用计还是在说着真心话了,只是明明白白地知道,在她决定拿到圣水的那一刻,甚至更早以前,在那个夜晚接受白恒远的拥抱的时刻,她就想要站在他们面前,不用柔媚取宠,不用卑躬屈膝,只是握着自尊道出自己的想法。“顾莲,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白恒远沉默了片刻以后,唇边缓缓露出一丝笑,眼神犹如冰冷的神望着不足一提的凡人,怜悯又轻蔑,“你……凭什么和我们提条件?”即使,那尊严荣耀转瞬即逝,比花火还要易凋谢。一股庞大的威压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如潮水扑面而来,如同大水扑灭了火花,她的异能者威压被压迫得渺小,几乎站立不稳,摇晃着倒退三步才勉强站稳。“我承认你有些天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拥有如此异能,算是个人物。”白恒远慢条斯理地说道,冷笑,“我也承认你有点心计,能趁乱得到你想要的,将我瞒得死死的……”他说到这里,神情愈发冷淡,扣着扶手的手指微微用力,似在忍耐什么,顿了一会儿,还是厌恶地道,“我早该知道,颜玉真不会教你什么好东西。”顾莲抬眸,漠然望着他。他总是这样。就算是他们接近的时刻,他也依然让她清楚地明白他的掌控,而他越是高高在上,她便越是想逃。在他这里,她从未得到过安全感,只有叫人喘不过气来的浓烈情绪,无论是喜是怒。她不是感觉不出来他的在意,但若他的在意建立在对她的意志的漠视,那也忒可笑了些。说到底,人是喜欢移情的生物,对着小猫小狗一棵树都能在意,遑论是人。

白城的癫痫病医院
佳木斯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十堰牛皮癣专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