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四年内我用1万作到了1000万18

发布时间:2019-04-09 19:35:07 编辑:笔名

四年内我用1万作到了1000万

“让爸少喝点酒少抽点烟。”

“反正结局已注定。”

——整整两年,吴永正只能从明信片上得到女儿吴英的信息。

吴英从看守所寄出的每一张明信片上都写满了密密层层的工整小字,除了关心开庭时间和案件相干的细节,她还让父亲给她带一些天热穿的单鞋和减肥用的“苦瓜胶囊”。

“她就是一个小女孩。”吴永正摇摇头说。

在其他人眼中,她不仅是一个小女孩:两年前突然暴光的巨额财富,让26岁的吴英获得了“亿万富姐”的称号。但由于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她被浙江省东阳市公安局逮捕,此后一直羁押在金华市看守所。

4月16日上午9点,吴英案的一审行将在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关键的控辩焦点在于,吴英借来的巨额资金是否存在主观故意诈骗,这个焦点将决定这个1981年出身的女富豪面临何等刑罚。

这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庭审。吴英从被羁押到一审开庭已经历了两年时间,案卷多达160余卷,辩方律师甚至已直接投书院,要求先做司法鉴定再开庭。

集资欺骗争议

本报取得的金华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金市检刑诉[2008]114号)显示,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吴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个人或企业名义,采取高额利息为钓饵,以注册公司、投资、借款、资金周转等为名,从林卫平、杨卫陵、杨卫江等人处非法集资,所得款项用于偿还本金、支付高息、购买房产、汽车及个人浪费等。

在这份起诉书中,吴英涉嫌“集资欺骗”,金额为人民币3.89855亿元。起诉书中罗列了吴英11笔欺骗的金额、对象和产生时间,这些证据共触及公安卷158册、价格鉴定卷5册、法院卷1册,和证据目录和证人名单等。

金华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认为,吴英“集资欺骗数额特别巨大并造成特别重大损失,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百九十二条、一百九十九条之规定。”

“集资欺骗的量刑幅度很大,刑可以处死刑。”杭州市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按照目前检方认定的犯罪数额,如果这个罪名成立,量刑极可能会是无期徒刑以上刑罚。”

“但我们打算做无罪辩解。”4月13日下午,吴英的代理律师、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照东律师在里对本报说。

他认为,目前检方肯定的“集资诈骗”罪名既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证据能说明吴英是“主观故意诈骗”。

“据我们所了解的情况,吴英的这些资金基本都用于公司经营,而且主观上希望能通过经营归重要的是结束之后就不要悔恨还借款。如果不是案发,乃至不会出现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这么大的损失。”杨照东律师说。

杨向罗列了人民法院明文规定的7种定为“主观故意”的形式,“我们认为,吴英的案子都不符合。”

双方的争议已经在庭前证据交换中初现端倪。

2009年3月11日,控辩双方和吴英本人在浙江金华进行了开庭前的证据交换。根据吴英辩护律师、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照东的回忆,在这次证据交换中,双方能达成共鸣的证据比较少,大多数证据都存在着争议。

据了解,在证据交换进程中,金华检方拿出了100多份署有吴英本人签名或者盖有本色团体印章的空白用纸,以证明吴英后期对于本质集团的资产其实不在意,处置非常随便。

吴英本人立即做了一些解释,说她曾经被杨志昂等人绑架,被逼签了这些空白纸,并不是随便处置资产。

“包括这些空白纸在内,我们对检方证据的客观性和关联性都有一些异议,比如有些证据是说明吴英有主观欺诈行为,在我们看来就不能成立。”杨照东说。

上述在庭前证据交换中就存在的异议,会在正式开庭时成为双方拉锯的焦点。

三岁宝宝咳嗽
孩子咳嗽吃什么药
幼儿咳嗽吃什么药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