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一条鱼的修仙日常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21:21:59 编辑:笔名

    女娲似乎也受了伤,她带着袁三爷疾走,很快来到她比较熟悉的地方。  远远的,就看到那一汪蓝色,那是轮回井。  离得够远袁三爷才能看清,那高耸的大殿是一只巨兽,它直直的躺在那里,张着的嘴正好到轮回井的位置。  不过两步,女娲带着她落到巨兽的背上,就像落到广袤的草原上了一样。  落下之后,女娲就去忙自己的去了,袁三爷在后面跟了两步,发现根本跟不上她的脚步,便作罢研究起脚下的草地来。  那些不知名的草不过脚踝深,每走一步就飘出一阵青草香。扯了一把,发现扯不动,再抬头看,女娲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时候她才能认真整理自己的思绪。  首先,她想到的是:那个和阿飘姐长得很像的人,是阿飘姐?还是她的族人?  刘玉成死了吗?  他所说的女娲的阴谋是什么呢?  如果她阴谋得逞,会发生什么呢?  所有的这些问题,袁三爷都想不明白。  这时,女娲的身影又出现了。  她在草地上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看着踩出来的脚印,袁三爷突然想到,她会不会?  想到这里,她把手伸进草丛中,穿过薄薄的泥土层,掀起一块草皮。草皮下面有一条凹槽,里面似乎流淌着暗绿色的能量。  又揭开几块草皮,凹槽有了交错,果然,这是一个阵法。那女娲,她现在是在画阵,还是破阵呢?  袁三爷看向她,她似乎感应到,也抬头看了她一眼。  她手上拿着什么东西,散发出黯淡的光,只见她把那东西往地下一摁,凹槽中暗绿色的能量便增加少许。  她在启动这个阵法!  想到这个,袁三爷突然感觉一阵心慌,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她又看了女娲一眼,发现她笑得诡异,往自己这边走来。  仿佛末日临近,她忘记自己与女娲实力悬殊,拔腿就跑,她觉得自己也会被女娲种在这草地上,变成凹槽中暗绿色能量。  袁三爷虽然全力奔跑,可她们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女娲闲庭信步的就走到她的身边。  “你不该感到恐惧的。”女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袁三爷转头看她,她身上的血污还没干,又沾染上青草汁,花花绿绿,像个疯子。她不敢停下脚步。  “想知道我的阴谋吗?”女娲问。  袁三爷还在奔跑,她想知道,但不敢问,更不敢停下。  “我想重构这个世界!”女娲双臂展开,环视一周:“这不是我要的世界。”  “谢谢你,给了我信心。”女娲突然抱住袁三爷。  袁三爷一脸懵逼,虽然女娲的怀抱很温暖,但危险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虽然被抱住动弹不得,但总算攒够勇气敢开口:“我怎么给你信心了?”  看她总算开口,女娲笑了:“在见到你之前,我并不觉得自己的计划会成功,直到见到你,我明白,世界从此会变得不一样。”  袁三爷不明白。  “你很快就会明白。”说完,女娲牵着她,又疾走起来,很快来到一个陌生地方。  这里白茫茫一片,好像什么都没有。女娲抬手一抹,那白色的雾中突然出现一些小黑点,它们越来越近,渐渐看清,是一个个小小的人。  他们披着兽皮,挥着木棒,把一只野兽赶进陷阱。  袁三爷看得认真,突然福至心灵,明白了女娲要做什么。  她看向女娲:“你错了。”  女娲错愕。  袁三爷看着那些小人,慢慢站起来,走到女娲身边。  她抓起女娲的手,柔若无骨:“你受伤了吧。”女娲并不是不在意外表,那一袭白衣换了又换,血迹依然。  女娲笑了,无骨的手瞬间缠上袁三爷手臂,开始长出鳞片,轻轻一绞,袁三爷的手臂就断成三截,无力的垂在身旁。  “就算我受伤了,你对上我也毫无胜算。”瞬间,她的手又恢复原状,轻轻抚在袁三爷额头。  袁三爷已经痛得满头大汗,若是以前,她不是痛得破口大骂就是哀嚎连连,可如今,她倒是觉得这痛虽然剧烈,可也不是不能忍。  “你想效法创世,可你也是那些无知小人中的一员,永远只能看到头顶那一片天。”  女娲不再笑,她看着袁三爷,眼神探究,袁三爷总归是个凡人,在女娲的威势下,跌坐在地。  见袁三爷示弱,女娲转过身:“你能想到这些,也是一个聪明人。那你可知,我为何要等你来。”  “等我?”这个袁三爷倒是不明白了,她难道不是意外来到这边的吗?  “你有没有想过,万年前,鲲的实力连战场都上不了,却能发现海底缝隙?”  “你有没有想过,千百年前,鹏被轻易镇压,却还能苟活于世?”  “你有没有想过,我洞察世事,却还是被那风野所伤。”血又浸满白衣,女娲挥手,血迹重新开始蔓延。  袁三爷想不明白,这时却听得女娲开口:“你来了。”  她转头看,刘玉成来了。  刘玉成没有看她,径直走到女娲面前,盘腿坐下。..  他的白衣上也有斑驳血迹,看上去没有女娲受伤严重。  “你大势已去。”刘玉成开口,声音难得温柔。  女娲笑了,并不是大势已去的那种笑,反而是得偿所愿的笑,笑得袁三爷心里发毛,刘玉成的表情也奇怪起来。  突然,周围一阵晃动,那挥舞着木棒的小人吓得四下逃窜。  刘玉成眼神流转,忽然明白过来,大势已去的那个人是自己,他哑然的看着女娲,似不相信她能如此算无遗漏。  晃动越来越厉害,这疑似无物的空间也开始斑驳起来,三人面对面坐着,无人逃命,因为他们知道,世界已经崩塌,无路可逃。  伴随着轰隆声,女娲的声音缓缓传来:“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创世之初,所有创世神陷入沉睡,只有她一人清醒,无助的守在娘亲身边,眼睁睁看着她的血肉化成一块块,变成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小人。  几乎所有神都解体,除了盘古,那个传说中为创世愿意付出一切的神。  他双手持斧,劈开解体造成的混沌,天青了,阳光照进混沌,无知小人开始顶礼膜拜眼前的巨人。  巨人发现了她,一个完好无损的幼神,他抬手,那劈开混沌的斧头就要落到她身上。  锵!  一声巨响,斧头四分五裂,甚至有一块陷入他的眼眶。  幼神身上的结界开始晃动,他还有一个斧头,而结界经不起再一次攻击。  幼神转身逃跑,但这新世界没有藏身之处,很快,另一只斧头也落到结界之上,幼神没有生机,在结界破裂之时,眼神决绝,自身化作一把利刃,环上盘古的脖颈。  鲜血喷射而出,浇灌大地,形成江河海湖。  后继无力,利刃落地,紧随而来的是气势如虹的斧头,但它虎头蛇尾,也后继无力的落在利刃之上,利刃四分五裂,大地也四分五裂。  伴随着呼呼的风声,巨人倒地,溅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当尘埃落定,女娲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响起的是规律的滴滴声,油锅起火,锅里的鱼俨然已成焦炭,呛鼻的辛辣窜入鼻腔,茫然四顾,眼前的景象陌生又熟悉。  一声炸雷,惊醒茫然的袁三爷,抬手一挥,灶台瞬间成冰,连火焰也被冰封。  终  

鹤岗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清远治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永州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