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林志颖忆当兵扫了一整年厕所爸爸叮嘱千万不

2018-08-08 18:55:26

《我对时间有耐心》封面 (资料图)

【注:中信出版社已授权人民读书频道对本书进行连载,禁止其它媒体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中信出版社。】

人民北京9月25日电 (陈苑)林志颖新书《我对时间有耐心》近日由中信出版社出版,本书是林志颖出道22年第一次完整讲述自己精彩人生:从降生在客厅里的顽皮小孩到风靡亚洲的小旋风,从退伍后的事业低潮到再度征服娱乐圈,从追求极限速度的赛车手到不急不躁的温柔奶爸林志颖曾透露,书名叫《我对时间有耐心》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管去哪里大家都会问我保养的事情,其实不管是对保养,还是对事业发展、个人阶段成长,都只要遵循我对时间有耐心的态度,就是对的。

图书信息:

作者:林志颖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6月

阅读推荐:

林志颖曝青涩初恋:互相帮对方占座 特别想偷偷牵她的手

林志颖忆父亲:做送茶小弟自学跳舞 主演台湾首部连续剧

林志颖自曝童年心理阴影:常被误认是女孩 进男厕被拦

林志颖自曝出生在客厅里 爸爸无师自通为自己绑肚脐

精彩书摘:

从确定要当兵到入伍前那一段日子,我进入了超级忙碌的状态。

拍了几部电影、上了许多通告,入伍前一个月,还开了一场暂别演唱会。

那阵子的忙碌都带着些许不同于往日的期待和惴惴不安的幸福感:我!要!当垃圾桶厂家
!兵!啦!

暂别演唱会火爆异常,一个小小的签名会都能签好几千人。

回台湾时,有个综艺节目帮我做了告别特集,小小的录影棚里挤进来五百多位女歌迷,还有一个小女生不堪拥挤,手臂脱臼被送进了医院

入伍那天,爸爸送我到松山火车站,和其他新兵一起在那边集合,准备搭火车到新竹的新兵训练中心。没想到数千粉丝跑来送行,在火车站那儿一直伤心痛哭。离别的气氛笼罩着车站,她们一看到我就蜂拥而上,整个新兵送行场面混乱极了。就这样,在一片高低起伏的哭声中,我匆匆上了火车。

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歌迷来送我,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应对,那时的心情,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大家那么热情那么喜欢我,难过的是未来不算短的两年时间里,我可能都没有很多机会与大家相聚了。好在我天生乐观,歌迷们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更期待接受部队两年的训练了!

进部队第一天。

长官:林志颖出列!给大家示范伏地挺身,一是下!二是上!

是!长官!我惊讶而迅速地答道。

一!

啪!我扑倒在地上,双手撑住身体,做了一个标准的伏地挺身动作。定格,等待着二!的喊声。

你们看!林志颖都可以!你们也可以!长官说道。

我心里想:什么跟什么啊!

弟兄们!你们来到这里进行训练,就要记得,军队的第一要义是服从!合理的管教是训练,不合理的管教是磨炼!长官竟然开始了悠悠的、长长的训话。

我就那样一直撑在地上,十几分钟之后,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忍不住胆怯地问:报变径大小头规格
,报,报告长官!二呢?

长官痛快答道:其他人,解散!

这就是我进部队的第一天。

好大一个下马威!

两个月的新兵训练对我来说还算简单,我是甲种体格,可以连续不休息做一百多个伏地挺身,障碍跑、投弹、射击等等成绩接近满分,有过下马威,我知道身为艺人进来部队,就得更加认真、刻苦,所以不管是内务整理还是各项训练项目的表现,我都让长官们没得挑剔,直到新兵训练结束。

我被分配到了陆光艺工队,更大的乖乖针在等着我。

(:water)

我在艺工队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早上:新兵要负责叫学长起床。6点半要升旗,我必须从6点10分就开始叫学长起床,因此我六点就得先起床,刷牙、洗脸完毕,才开始叫他们。因为等他们刷牙洗脸时,我要扫厕所。等他们开始整理内务,我就必须先去弄饭菜,一个个排餐盘,再将饭菜挨个分配好,两个人分工合作,将六张桌子的椅子、碗筷,都一一摆放整齐。餐桌整理完毕,自己先匆匆吃完饭,便赶着开始夹报纸,夹好报纸,学长也差不多吃完饭了,我再开始收拾碗筷,将餐桌擦干净,准备8点10分集合,开始正常操课。操课学什么呢?我被分到了灯光组,学习灯光的维护、保养和晚会的灯光怎么架。

中午:到11点半的中午休息时间,我又必须赶着去弄餐盘,等他们吃完,又要赶紧收拾餐桌。午饭后本来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是我得负责接听、接听对讲机,又特别多,我就必须守在机旁边,根本没时间休息。

下午:又是另一段紧凑的排演。艺工队并不像一般部队必须每天操课、跑步,做体能训练,我们完全是体能加技术训练。艺工队每年要完成两百场规定规模的演出,除了排演,练习搭台、拆台就成了我们的一项基本训练。舞台演出设备都是装在货柜箱里的,箱子长短有别、大小不一,有一辆车专门装这些设备。我们要训练在45分钟之内完成一整套的舞台拆装过程!

像玩俄罗斯方块一样,你要知道先装什么后装什么,哪个横放哪个竖放。一开始没经验,新兵们都会出糗、出错。学长们都很清楚,几号给我、几号给我迅速地命令着,我们就赶紧手忙脚乱地按指令传递。45分钟之内,要把全部设备从车里搬出来,并搭好舞台,架好灯光,音响调好音,灯光上上下下要照的位置都定好位,喷烟也放好,才算全部完成。中间任何一步错了,或者装完发现车厢门关不上,就要全部从头再来!我们最多的一次是返工了五六次,才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简易行吊
,整个练习过程将近六个小时!

晚上:就寝时间视有没有表演而定。如果没有表演,就是正常的10点就寝。如果有外出表演,比方说下午三四点出去表演,若地点是在台北市区内,一般7 点开始演,演完回来是10 点多,大约就十一二点睡觉,如果不是在台北,时间就更晚。在艺工队睡眠时间很少,每天大概只能睡六个钟头左右。

表演方面,舞蹈一定要学好,如果跳错了,回来就要罚站、挨骂,还要被追究一个半钟头的表演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不管是灯没有打好,烟没有放好,还是舞蹈跳错一个拍子,回来都要受罚。到南部巡演更复杂、烦琐,得自己得带垃圾袋、胶带、工具,甚至要带个鸟笼我永远要带最重最多的东西。

惨!

更惨的是,我们艺工队一年都没有新兵进来。所以,我一年都没有学弟,所有事都要亲力亲为。

我扫厕所扫了一整年,接接了一整年,叫起床叫了一整年,准备餐盘打饭、倒垃圾、擦桌椅所有杂七杂八的事情,我都是一个人做了整整一年时间!

我是最新的阿兵哥啊,又是艺人,所以一开始就被艺工队的长官整得很惨。

在新兵训练中心我表现优异,长官接我的时候我们有说有笑,可刚一进艺工队的门,他就突然变脸,对我非常凶狠,常常无理训话,让我每天起那么早叫起床,我几乎天天晚上没办法睡觉。

艺工队是四个人一个房间,长官一人一个房间。我要叫大家起床,可是长官说不可以用闹钟,只能看表。我怕起晚了,神经绷得特别紧张。10 点就寝,睡到11 点多就惊醒了,看一眼表,还没到6 点。接着睡,睡半个小时又惊醒,还没到一晚上下来,我根本就没办法睡着。几天之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给爸爸打说了这件事。

爸爸非常担心,但他只是叮嘱了一句:你可千万千万不能逃啊!

(:water)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