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非遗长远传承须融入民众泩活

发布时间:2019-10-13 06:34:58 编辑:笔名

  作为中华民族无价的艺术宝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的问题一直是近年来各界关心的热点,保护民间传统文化的热潮也逐渐兴起。但在各地争相申报而掀起的申遗热中,重申报轻保护、掠夺式的开发利用或非文化的功利渴求等问题的存在,让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当下的非遗保护需求什么?如何长远传承非遗文化?保护与产业化是否矛盾?前不久,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传媒大学、河北省文化厅和承德市委、市政府主办的首届中国承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开发国际论坛上,与会专家、学者就此展开了深入探讨。

  要进博物馆,也要入市场、进生活

  近年来,在社会多方力量的努力下,我国已经有不少非物质文化遗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还有1028个非遗项目、1488名代表性传承人列入名录。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与民众生活密切相关、世代相承的传统文化,非遗保护不仅要确保其表现形态存续,还要使其重新融入到民众的生产生活中,在现代社会的生活土壤中得到传承与发展。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郑长铃说。他认为,非遗不是死去的历史,不是放进博物馆保护起来就够了。抢救保存是非遗保护初始阶段的首要任务,而引导它在当代社会生活中更好地延续,成为人们生产生活方式中重要的内容,才是非遗保护的时代命题。郑长铃提出,通过生产销售等方式将其转化为生产力和产品,使其在生产实践中得到积极保护,实现与经济社会的良性互动,以生产性保护非遗。这一新的理念得到了与会专家的广泛赞同。

  中国艺术研究院李荣启研究员认为,生产性保护是非遗比较好的保护方式,这就需要科学的鉴别和合理的评估,对那些已经失去了生存环境的非遗要采用收录到博物馆的方式保存,但对那些具有生命力的非遗,则应该进行合理的开发利用,让它具有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刘藩归纳了非遗产业化的三个层次:一是将原生态的非遗项目搬上舞台,二是请受众参与表演、制作和亲身体验,是吸纳非遗艺术元素二度创作,采用综合手段提高产品文化附加值。

  同时,在会上一些专家也指出,产业化可以成为一些非遗项目的发展模式,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展不能以产业化为导向。不同表现形式的非遗项目要采取不同的保护方式,如果盲目的追求市场化产业化,会出现对非遗的过度开发、滥用和篡改等现象,阻碍非遗的良性发展。郑长铃如是说。

  要原汁原味,也要发展创新

  有人认为,让非遗走进现实、走进市场就应当原汁原味,如果把原生态的东西丢了,传统的东西就没有基础了。对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魏力群认为,传统文化要发展,就必须跟上时代。考证历史就会发现,原生态也是不断随着时代发展变化的。民国之前影戏靠油灯照明,到了解放初逐渐使用电灯。皮影人的大小从开始的一尺半发展到三尺,再到现在的各种尺寸,一直在变,所以适当改良是历史的选择,原生态的东西也是相对的。魏力群说。

  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贾磊磊则认为,尊重传统实质是尊重传统艺术的精髓与内核,而非拘泥于表面。我们不该把传统文化永远留给过去的时代,而应把这种文化资源进行现代化的转化,这种开发和路径就是需要它和流行文化联系起来。贾磊磊指出,少林功夫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如果没有《少林寺》这部电影,少林文化的传播不可能达到现在的规模。如何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是采用非遗生产性保护方式所面临的一个难题。李荣启研究员认为,创新非常重要,要以不失其本真为度,在原生态基础上进行延伸性创新,走市场化和产业化的道路,非遗的生命之树才会常青。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薛艺兵对非遗提出了三种保护方式,一种是让非遗仍然存活于民间的乡土社会中,而不是存活在舞台上。一种是将非遗原生态的东西变成一种固态的信息保存下来,以音乐为例,可以将其保存到乐谱或视频音乐中。第三种是转型保留,比如把民间音乐从生活中抽出来展现在舞台上,保护这种音乐的原生态元素。时代变了,我们不能再强调原汁原味的保护,把它转入专业艺术,以原生态的作品在舞台上作为展示,也是一种创新的保护。

干燥设备
经典语录
房产市场
友情链接